“阿珩,你在西我在东,那这片无岸海的南北两岸,也肯定是有大陆的吧?”

白鹤染站在海边,掂起脚往远处望。可惜夜里的无岸海一片黑暗,除了波涛和停在不远处的大船之外,什么都看不清楚。

“你来时,那个亭子还在吗?”她问凤羽珩,“温言立的那个亭子,还在不在?”

凤羽珩看向她,脸色不是很好。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白鹤染往前跑了几步,可惜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别看了,那间亭子已经不在了。”凤羽珩轻轻叹息,“虽然我不清楚是什么力量能够对抗玄脉夜家,但除非那亭子是温言自己撤走的,否则很大概率是温言出了事。立

亭子的人出了事,能力支撑不下去那间亭子,所以它不见了。”

“温言能出什么事?”这话刚出口,答案就呼之欲出,“你的意思是……跟我们一样?”

“有可能。”凤羽珩分析,“现在已知的,你,我,还有卿卿,五脉来了三脉,那另外两脉还会远吗?”  “可这究竟为什么?”这是白鹤染始终想不明白的一件事情,“在前世时,你最先离开,事后我们四人一直都在追查你的死因。疑点很多,他杀几乎是肯定的。可惜我没能等到给你报完仇,就也跟着没了命。到了这里后,已经顾不得前世因何而死,反到是想不通,为何我们死后,都来到了同一个地方。阿珩你说,这会不会又是一场阴谋

?”  凤羽珩伸手握住她的肩,“阿染,冷静,暂且抛弃你的阴谋论。前世上面的人想要除掉五脉肯定是真的,可他们并没有能力算计到我们死后会如何,甚至他们根本想不

到人在死后还能够得到重生。所以我认为,死,肯定是被人算计的,但是来到这里,怕是天意。”

“天意吗?”白鹤染深吸了一口气,忽然说起一番话:“斗转星移,问天买卦,两仪四相,宿命天定。”

凤羽珩一愣,“风家的十六卦言?为何突然说起这个?”  “因为我在这里遇到过一个人。”她看向凤羽珩,目光中带着几许期待,“阿珩,他是一位卦师,会卜风家天卦。他同我说过,许多年前有一位风家人来到过这里,教给他卜算的本事。他还说,风家先祖说风家天卦会借他之力永世流传,又或者风家能借他之力得以回天,福泽绵长。阿珩,风家先祖来过,你说凤爷爷也来过,再加上你、

我、卿卿……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即使有借尸还魂这一说,难不成我们全部还魂到一个时代、还魂到互相通传的大陆,也只是巧合?”

她的话让凤羽珩也沉默了。

怎么可能只是巧合,一个两个是巧合,三个也勉强说是巧合,眼下这么多人了,怎么可能还是巧合?  又或者……“你能来到这里,是卿卿逆天改命唤你而来。那是不是说,你的到来是因为卿卿来了?而卿卿的到来,是因为许多年前那位风家的先祖。至于我……是因为

爷爷?”  “说不通。”白鹤染,摇头,“阿珩,说不通的。这都是我们努力寻找的理由。可说到底,这样的解释我们自己都不信。风家先祖为什么来?凤爷爷为什么来?都没有根

源。”

“可如果不是巧合,又是什么呢?”凤羽珩也是迷茫,这个问题她这些年想过无数次,没有一次想得通。她再问白鹤染,“若不是巧合,还能是什么?”

“还能是……”白鹤染顿了顿,眸中有光亮闪了一下,“还能是一种力量,将我们全部都拉到了这个地方。阿珩,我们五脉之中,哪一脉具有这样的力量?”

凤羽珩“呀”了一声,“你的意思是……玄脉夜家?”

白鹤染笑了,“阿珩,继你我卿卿之后,你猜猜下一个来到这里的人会是谁?”

凤羽珩想了想,“你的意思是……温言?”  “海中亭消失了,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