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辛警觉地看了一眼尉婪和韩轻烟之间的互动,可是他俩好像又特别客气疏离,虽然尉婪对着韩轻烟看起来是笑眯眯的样子……尉辛注视着尉婪的脸,发现他好像就像是在虚伪地笑着似的,表面功夫全都做到位了,唯独眼神特别冷。

自己这个小舅舅,在国外是不是也经历了一些事情啊……一堆人闹腾地去了餐厅,韩轻烟的位置被安排在了尉辛和尉婪的中间,左手一个尉婪右手一个尉辛,她还有点不好意思被他俩夹着,尉辛对这个座位安排也不是特别满意。

“尉婪你这次来多待会儿吧,家里人都挺想你的,”尉辛的母亲在边上给尉婪夹肉,后者绅士地道了一声谢谢,随后转头对着韩轻烟说,“有什么想吃的吗?”

韩轻烟愣住了,隔了一会说,“想吃那个水果……”餐前水果啊。

尉婪心领神会,随后伸手将水果放到了韩轻烟的餐盘里,淡漠地说,“我手比你长,桌子大,有什么想吃的跟我说,夹不到的我帮你夹。”

韩轻烟受宠若惊,“谢谢舅舅谢谢舅舅——”“说了别喊我舅舅了。”

尉婪破功,无奈地笑,“叫我全名吧。”

韩轻烟也跟着笑,“谢谢尉婪,谢谢尉婪。”

说完这话,她便将尉婪替她放在盘子里的水果吃了,倒是不见外,全过程只有一边的尉辛无意识攥紧了手指。

他好像从来没有跟韩轻烟这样公开亲密过,虽然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住一起,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不分你我,然而尉婪的行为还是像一柄刀子冲他捅了过来。

自己的舅舅就如同一个成熟绅士的男子在照顾小辈女性,而他在边上只能干看着。

尉辛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内心的这股奇怪的感觉,酸酸的,带着细微的刺痛,就仿佛是……在意的东西被人夺走了。

他一直觉得,自己和韩轻烟之间的关系很紧密,跟谁绝交他都不可能和韩轻烟绝交,可是现在他知道了,原来他和韩轻烟原来还有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曾经多么亲密无我,以后便会渐行渐远……如今,韩轻烟正站在这个和他分道扬镳的分岔路口,还是他……亲手把她推过去的。

倘若当初没有因为顾河的事情对她说话那么难听,倘若没有故意找秦若打发寂寞被她看见导致她受刺激,倘若没有在韩轻烟找他低头求和时还要讥笑她不自量力……那么韩轻烟现在是不是,不会跟自己感觉越走越远的样子。

尉辛这顿饭吃得浑身上下不舒服,一扭头就是尉婪客气地给韩轻烟夹菜的画面,扎眼得很,他也想……可是不明白为什么,他居然不敢再动手了。

整顿饭几乎都是尉婪在照顾韩轻烟,她面前永远都有刚上来的菜,甚至都不用姜戚和韩让问自己的小女儿想吃什么,韩轻烟的盘子都快被摆满了。

一顿饭结束,姜戚走到了尉婪边上故意打听,“你年纪也不小了,没想过找个女朋友吗?”

尉婪故意打太极,“还是赚钱要紧,这个不用强求吧?”

哎呀,事业心这么强!姜戚顿时又给尉婪打了好高的分,“阿姨帮你留意着……”“我真不强求。”

尉婪笑笑挥挥手,“我送你们回去吧,明天再来公司一趟,我们对一下合同上的细节。”

“好啊。”

姜戚看了一眼外面,有辆车子开过来了,明显是在等着尉婪,尉婪在看见车牌号的时候明显变了表情,随后语调冷硬地说,“阿姨,我好像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可能来不及送你们了……”姜戚没察觉到,笑眯眯地挥挥手,“没事,你忙,我和你韩叔叔送他俩就行。”

说完她朝着车子看了一眼过去,开车的似乎是个女人,透过车窗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不过那漂亮的下巴形状便足以看得出来是个美女。

领着韩轻烟和尉辛走了,尉婪这才拉开了车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