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约在了公司附近的地方,雷子琛现在不确定章沐白是否已经知道医生的事,所以他决定,先静观其变,把地点定在公司附近,就是为了让章沐白有个印象,今天自己是在上班。

因为位置离雷子琛比较近,所以雷子琛到的早一些,章沐白过来的时候,雷子琛已经坐在了包厢里等他。

看见雷子琛,章沐白还是一副微笑的样子,好像很开心,“子琛,怎么今天突然间想到约我一起吃午饭,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吗?”

“没有什么事,不能喊你一起出来吃午饭吗?”

章沐白笑了笑,“当然不是呀,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罢了,我还以为,你看看安然和好之后,想和我保持联系了呢!有时候,怕你会不高兴,我都不敢约你了。”

雷子琛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一时间没有办法确定,他到底是在装模作样,还是其他的。

雷子琛给他倒了一杯茶,一边状似无意的说道,“我看看安然可能要离婚了。”

章沐白抬起头,一脸的惊讶,“离婚,怎么突然又要离婚了?你之前不是说要跟他和好冰释前嫌吗?”

“是,我是做过这样的决定,可是,努力了这些天,却发现,我们俩都没有办法做到!”

章沐白微微垂下了眼眸,“子琛,你又何苦跟我说这些,叫我为难,听你这么说,你要我怎么回答?从我自己的角度出发,自然是希望你跟他分开,可我知道,这样你会不开心,你也不想听这话,可是如果加我微信的劝你,继续跟他在一起,我也实在是说不出这样的话来,所以,不管你跟安然是要离婚也好,继续在一起也好,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我真的不想在关心你和他之间的事了!”

雷子琛怔了怔,随即点点头,“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全,吃饭吧,今天,就当是寻常朋友一起出来吃个饭,我不会再多说什么了!”

章沐白点点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话,脸上的表情微微有几分失落,这个时候,雷子琛却突然间伸出手,朝着她的头发袭来。

章沐白其实一早就感觉到了这个动作,却也没有躲避,任由雷子琛的手碰到了她的发尾。

“怎么了?”她略带着疑惑的问道。

雷子琛摇了摇头,“没事,你头发上沾了点东西,我帮你拿掉了。”

“哦,谢谢!”章沐白笑着说道。

而雷子琛没多说什么话,只是将自己手里攥着的那根头发,小心地放在了一旁的位置。

因为是在上班的时间,所以吃过饭之后,两个人也没有继续安排别的事,雷子琛把章沐白送上车,自己便回公司去了。

那天从章沐白的发尾揪下来的头发,现在就牢牢的握在雷子琛的手心里,接下来把这个头发拿去做DNA检测,然后跟宁海那边调过来的资料做一个对比,正是现在的苏如笙就是当年的章沐白,再加上他们这些人证,应该就能把章沐白送进监狱!

但是,事情往往没有预料中的那么简单吧?

章沐白低头看着自己的头发,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

前面给他开车的,正是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此时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我早就提醒过你,现在这么做,等于是在玩火自焚,明明咱们有更好的机会,直接杀了他们,而且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做到全身而退,你非要搞什么计划?现在要把自己也搭进去,当年家在雷子琛手里,难道你忘了吗?现如今你还想重蹈覆辙?”

章沐白把玩着自己的发尾,脸上的表情一时间变得很累起来,眸光像是淬了毒的冷刃,“他想要对付我,没那么容易,他以为从我这里拿走一根头发,他以为把那个心理医生给带走,就能够扳倒我?”

“哼!你也别太掉以轻心了,难道你忘了,当年雷子琛是怎么扳倒鲁格的吗?当你绝望地从海面上跳下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1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