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半岛小区出来,莫霄蘭欲将这里的钥匙递给乔伊沫,只是手刚抬起一半,乔伊沫注意到,微笑道,“我应该不会再来这里了。”

这里的房子,对乔伊沫而言,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

人们觉得某个地方珍贵,是那里有他们珍视的人,以及珍藏的回忆。

但这里,在乔岸决定卖掉时,乔伊沫便在心里整理好了。

莫霄蘭手一僵,缓缓收了回去。

乔伊沫眸子清亮,直直盯着莫霄蘭,“我走啦。”

莫霄蘭呼吸猛地滞停,唇角蠕动,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乔伊沫是自己开车来的,莫霄蘭不说话,她也没再说什么,转身拉开车门,钻进车里。

乔伊沫坐在驾驶座,拉过安全带扣上,启动车子发动前,她抬头看了眼脸色灰白僵滞站在车外的莫霄蘭,干脆利落的发动车子,驶了出去。

车子在莫霄蘭面前搏动驶出的一瞬,莫霄蘭深深喘息一口,目光紧追着乔伊沫的座驾,双腿下意识的急速往前迈。

乔伊沫看着后视镜里,莫霄蘭惊慌失措追来的身影,十指抓紧方向盘,贝齿用力咬了口下唇,狠踩了一脚油门。

车子如弛飞的箭,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车道拐角。

一瞬间,莫霄蘭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身体在猛然一个前倾后,急促停下。

他望着道路尽头,眼前的光明从清晰到血红,他似是无法支撑,双腿退到一侧,整个人虚弱的靠在一旁的绿化树上。

莫霄蘭脑袋深深垂落至胸口,周围的声音,消了音般,他什么都听不到。

所以他也听不到自己的喘息声有多粗重,多艰难,多无助。

至此,他就真的,真的是一个人了。

……

车子驶进别墅,远远的,乔伊沫便看到了不知为何,此刻站在大门口的慕卿窨和景尧。

将车子停稳,乔伊沫解开安全带下车,不解的看着父子俩,“你们,干嘛呢?”

景尧抬抬眼皮,看比他高出许多的慕卿窨,皱着小眉头,苦恼的说,“爸爸,你真的没有跟妈妈商量好么?”

“商量什么?”

慕卿窨还没回答,乔伊沫狐惑道。

景尧,“……”好吧,看来是真的没商量。

慕卿窨面色淡淡的,“站在下面不热么,快上来。”

乔伊沫上台阶,走到慕卿窨和景尧面前,伸手摸了摸景尧的脑袋。

小家伙一头小卷毛剪得差不多了,本身的头发长出来,发质又黑又软,摸着滑滑的。

景尧由着乔伊沫摸了会儿,才抬起爪子抓住乔伊沫的手,从他脑袋上扒拉了下来,仰起小脸看着乔伊沫说,“五分钟前,爸爸说你五分钟后就到家,我不信,所以和爸爸打赌,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

“是么?”

乔伊沫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歪头看慕卿窨。

慕卿窨伸手拽起乔伊沫一只胳膊,把人扯到身前,垂眸浅睨她一眼,拉着朝屋内走。

景尧屁颠颠的冲到慕卿窨另一边,握住慕卿窨的大拇指。

慕卿窨低头看了眼儿子,黑眸柔光熠暖。

一家三口跨进门口的背影,在这瞬间,踱了一层幸福的浅浅银光。

【慕叔和乔乔的番外,到此正文完结。接下来是一点小小的番外番外篇,嘻嘻】

……

乔伊沫上班半年,便有些不满足于药监这个岗位,她觉得没有挑战性。

适逢这时,郭记闳联系乔伊沫,说是他有个爱将,想组建一支医疗团队搞研究,正好缺一个对中医药学有深刻研究和知识储备的人员,问她有没有兴趣。

乔伊沫岂止是有兴趣,简直喜不自禁了。

到这会儿,乔伊沫才意识到,自己真正的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