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是是是,是有你的功劳,你功劳最大。”

龙德福心中高兴,忍不住大笑。

这后山的花田,算是他们的事业。

按照龙在天目前的条件来说,他们这些做老的,根本不需要靠种花营生,但是对于他们这些劳碌了一辈子的老人来说,是充实生活一种的方式。

“瞧你们两个,你们啊,就是闲得慌,所以才折腾这个折腾那个。”

李萍没好气地扫了两人一眼,有些无奈。

“老婆子,这事情你不也是参与了吗?这也是你的事业。”

龙德福笑呵呵地道。

“这接下来,我可就没那么多时间下地了。我儿媳妇回来了,我得照顾她。”

李萍刮了龙德福一眼。

“诶,这话没错,这个是要紧,以后老婆子你,就专心做这个事情。”

龙德福一听这话语,也是觉得李萍说得一点毛病都没有。

“这做饭这些我就不会了,我女儿还有小外孙就拜托亲家母了。”

顾云山也是头头是道地说着。

“这是哪里话,那也是我儿媳妇和孙儿好不好。”

李萍一脸的笑意,三个老人闻言,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一家其乐融融的样子。

“这还有一段时间呢,看你们说得,说得好像马上就能生下来一样。”

听着李萍他们的谈话,顾清怜有些不好意思。现在的她,毅然是成了整个家庭绝对的重中之重了。

“那不也快吗?我都有些等不及了呢!我啊,又要添孙儿了,老婆子这辈子,是满足了。”

李萍沾沾自喜地说着,一脸喜滋滋的样子。

“我看最好是双胞胎,龙凤胎,我老龙家那样就更加热闹了。”

龙德福乐呵呵地道。

这会儿,顾云山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开口道:“你们可能觉得我有些异想天开,但是我有种强烈的感觉,这可能是三胞胎!”

“噗……”

顾清怜闻言,差点没有喷出来。

“爸,你逗我呢,我可没那么厉害,能生出三胞胎。”

顾清怜非常无语地道。

“哈哈……哈哈……直觉,只是直觉,我只是说说我的直觉而已。”

顾云山忍不住开怀大笑。

“在天呐,走,咱爷俩出去聊聊?”

龙德福喝了点小酒,有点小迷糊,他站了起来,对龙在天道。

“爸是有什么事吗?”

龙在天问道,他心中有些纳闷,他刚刚回来,先是岳父大人找聊天,现在是父亲大人找聊天。

“我们出去说。”

龙德福又是道。

“行。”

龙在天没的办法,只能应了一句,然后跟着龙德福出去了。

“爸,你是不是不胜酒力了。”

看着龙德福在前面走着,龙在天问道。

“还好,喝得不多。”

龙德福摆了摆手,然后将双手背着身后,缓缓地走着。

“把我叫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龙在天又是问道。

“在天呐!”龙德福背着龙在天,先是喊了一句,然后转过身去,脸色有些凝重地看向龙在天,开口道:“你觉得现在这个家怎么样?”

听到这个问题,龙在天本能地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