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文玉章急眼了,袁冬初还是不正面回答她,而是反问道:“怎么?文三小姐对此有疑问?或者,这篇也入不了三小姐的眼?”

不等文玉章答话,袁冬初当机立断:“那就再来一篇适合我们穷苦出身的。嗯,冬初文才有限,这个只能写短一点。”

她心里有底,有效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条件,这才不浪费她这穿越者的身份。

虽然是抄,但也要抄的恰到好处才行,是不?

她现在就有一首恰到好处、很应景的诗,上学前就背过,记得很牢。

“蚕妇:

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收笔,吹干墨迹,递给杜瑞华。

接着,袁冬初也不管庆州那些闺秀都是什么表情,径自站起身来,笑着对卓静兰说道:

“我也就这点墨水了,再往下怕是真写不出来了。嗯,咱这就走吧,去看河塘里是否有莲蓬。”

卓静兰表情复杂的看着她,你这点墨水已经有点惊世骇俗了好不?我们穷尽毕生之力,也及不上你急智而出的这点墨水。

袁冬初这边,刚说出几句话,忽然就激发了灵感。

谁说她就这点墨水来的?

她又想起别的文字精华了,墨水远远不止刚才那点。

虽然刚才的三连击已经足够击溃文玉章这些人。但再来几次重拳,应该也行的。

比如说著名的《荷塘月色》: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婷婷的舞女的裙……

那是语文老师要求背诵的,她还真记得那两段。

再不济,把“荷塘月色”的歌词写下来也行啊,这个她绝对熟。别的不说,和眼前这帮不学无术的贵女们比,绝对天上和地下的区别。

算了,不能不给人家活路是不?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当然,如果文玉章觉得不过瘾,再给她来个三连击也行。

除了两个不同风格的“荷塘月色”,不是还有刘禹锡的《陋室铭》嘛。

咱穿越者,自带金手指,咱怕谁?

卓静兰不知道袁冬初想的什么,但已经取得胜利,见好就收,不给敌人反击的机会,这才聪明。

卓静兰应声站起,曾茹见状,也是一点儿不含糊的站队她们:“走啊走啊,嫩的莲蓬若结了莲子,清甜的也很好吃。”

三个人带着各自的丫鬟婆子,真就这么走了。

吴秀瑾下意识的也站起身,冲着三人的后背张了张嘴,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

她今天的主要任务是关照卓静兰和袁冬初两人,但现在看来,她们哪里需要人关照嘛?

尤其是这个袁冬初……

吴秀瑾都有点困惑了,这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子,真是出身船工之家吗?

她真的只是买了几本书,通过询问读过书的人,再用诚运那种认字方法学会了读写?而不是有哪个名师大隐悉心教导出来的?

但这里终究是杜家的府邸,去池塘边玩耍,还是得有杜家人照应才行。

吴秀瑾刚想要给杜瑞华使个眼色,人家杜瑞华作为主人家,早就指派了府里的嬷嬷和丫鬟,随在卓静兰一行人身后伺候去了。

杜瑞华的视线从卓静兰三人的背影收回,再面对一败涂地的文三小姐时,她的脸色有些不自在。

她不知道文玉章安慰几句,还是干脆把这些纸张收走,当这事儿没发生,直接找下一个话题。

最终,她选择了后者。

“凝珠,把桌上这些杂物清理下去。”杜瑞华吩咐贴身大丫鬟,用的是轻蔑语调。但扫过凝珠的目光中,却丢下一个隐晦的眼色,让她把这些东西妥善收好。

凝珠带了两个小丫鬟,快手快脚的收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