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两人便迅速的赶到现场,中毒的那个人被很多看热闹的群众围着。

秦锦蓉立刻从外面钻了进来,把周围的人驱散开来。

如果不确定他是因为什么而中毒的话,是不能这样围着他,否则人不是被毒毒死,而是直接窒息而亡。

周围的群众发出不满意的声音,毕竟中毒也不是他们,他们只想看看这人到底什么时候死!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盛元珽对着自己手下的兄弟问道。

今日在药店值班的人站了出来说道:“这个人说是要来买板蓝根,我跟他说了板蓝根放在了什么地方让他自己去取,谁知道他去了那个您准备放贵重药材的房间,当我们发现的时候他就这样了。”

秦锦蓉把了把脉,随后便问道:“是谁把他拉出来的?”

这人现在躺着的地方足足离那个房间有快近百米远,那个房间本来就是封闭的,也离人们买药的地方不近,店员发现肯定是第一时间通知盛元珽,绝对不会把人拉出来的。

“是杨志!”一个人忽然说道。

“没错就是杨志,我刚才看见就是他把人拖着从房间里面拉出来的!”这个人愤愤不平的说道。

随后大家就在找杨志,但是现在杨志似乎也已经不在这里了。

“这个毒我可以解,他进去了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事情,才会被人下毒的。”秦锦蓉小声说道。

盛元珽低头思索道:“那好,你先去解毒,我带着人把周围看热闹的人驱散一下,我们一起找杨志。”

就这样两个人分头行动,秦锦蓉本以为只要把人救活之后便能摆脱这样的困境了,但是没有想到那些谣言竟然传到了拓跋府上。

“这个药店听说就是拓跋余让开的,现在里面本来救命的草药现在都能毒死人,我们以后都不要去拓跋府上的产业买东西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说的是啊,这拓跋余的心怎么就这么黑呢,为了赚钱竟然连别人的性命的不顾及了。”

“你们可别忘记了,秦神医的那家店本来就是拓跋府上的产业,现如今竟然连连出事,相信这个拓跋余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

就这样谣言一传十十传百的就散播开了,拓跋余听到的时候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自己什么时候做过这样的事情,倒也略显无辜。

很快拓跋余便找上门来,“盛元珽,你说说这次让我损失了这么多,你想怎么赔偿?”

“拓跋余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本来就控制不了谣言的走向,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盛元珽身后的一个兄弟忽然说道。

拓跋余玩味的看着那个男人,倒是没有一点不爽的神色。

“拓跋余这件事情我们会解决的,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输的。”秦锦蓉笑着说道,拓跋余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便离开了。

刘毅站在后面看着几人的对话,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我们的计划就快要成功了,现在是不是该把他们给......”刘毅迫不及待的说道,但是刘雪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片刻后,“好,就今天晚上吧。”刘雪忽然睁开了眼睛。

夜晚降临的很快,等秦锦蓉看着那个中毒的人慢慢的恢复了之后,心中这才放下。

“他们怎么还不回来?”刘毅不耐烦的说道,但是刘雪站在那里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刘雪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急什么,他们总不可能不回来了吧,而且他们又没有发现什么。”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刘雪的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刘毅不耐烦全部表现在脸上,可是刘雪却只能憋着,两人之间总要有一个看起来能靠的住的人。

两人在府内埋伏了许久,时间快到了三更的时候才看到秦锦蓉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