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厉害的冉绥繁就这样被打败了?那么厉害的禁卫军统领在摄政王手下竟如此不堪一击,若不是有目共睹冉大统领没有留余力,冲着摄政王刀刀下死手,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藏拙了。

皇帝倒吸口凉气,接着一口血哄出来,星星点点染红了玉阶。

“陛下,陛下。”宣珏惊呼上前扶住他。

“皇儿,皇儿,你没事吧,来人啊,快喊御医。”梁太后也着急乱喊。

可宴殿乱成这样,哪个御医接到通知敢靠前?

“陛下,陛下,有叛军攻进宫门了。”石可言慌慌乱乱冲进宴殿,这回可不是做戏,是真的。

宣苑瞳孔一缩,推开宣珏和梁太后,跄踉几步后冲出宴殿,站在宴殿我睥石栏边,听着远处打斗嘶喊声震天,火光亮了半个皇宫。寒风鼓动着他的友袍,浸进他身边的每一寸肌理,转身看着持剑,神情不变的宣祈,“你等这一日等了许久了是不是?谋朝篡位,就算你坐上了龙椅,这夺来的皇位叫天下臣命如何信你?”

宣祈眸光冷冽,平静的与宣苑对视,与宣苑相比,他身姿巍然如山,隐隐带着一股强烈的霸气,“至少本王手里,没有无辜之人的鲜血。”

宣苑被刺激到怒不可遏。

宣珏和梁太后一左一右扶住他,个个脸上都写满担心,可宣苑看不见。

“阮副统领。”

阮单与萧景仁正要分出胜负,被宣苑这一喊,阮单立即退战落到皇帝跟前,“陛下。”

宣苑回望着宣祈,“朕还有新训练的几百禁卫军死士,朕还没输呢。”说完,又在宴殿中环顾了一圈,扬声道:“今日在场的诸位臣工,先前已经有人站了队,现在朕给你个机会,想继续效终朕和朝廷的就出来,想与摄政王一众逆贼为伍的就继续留在殿内。”

宴殿中人闻声,三三两两交头接耳后,开始有人陆陆续续走出宴殿,第一个走出宴殿的是沈重霖,约莫半盏茶功夫后,宴殿里只余下宣祈、寅国公父子、威远将军夫妇以及冯夫人抱着的孩子和赵刘氏,还有孙学雍、关大学士夫妇。

宣苑诡异森森的看着殿中众人,“很好,殿中不乏朕信任之人,你们居然敢背叛朕,朕现在就让你们知道背叛者是什么下场。禁卫军何在?”

“在。”

“杀进去,将殿中众人剁成肉酱,朕通通有赏。”

“遵旨。”

宴殿虽大,但也容不下那么多禁卫军同进进去拼杀。阮单先放了二十个禁卫军进去,他自己得意的站在皇帝身边,看着里面能打着护着不能打的,受伤,损耗体力就是他的目的。

而那些来到外面的大臣们,都挤在一堆站着,不远处是贞贵妃肖美媛的尸体,而她的阿娘明夫人正抱着尸体,神情呆滞,这边打得这样热闹,她仍一动不动,像是半分都没听进去似的。

冯夫人怀里的孩子被吵醒了,哭闹得厉害。

宣珏听着揪心不已,又见宣祈为保护不会武功的寅国公和冯夫人等人拼尽全力,想到苏瑜让她给宣祈传的话,心里愈加不忍,她还没完成苏瑜的托付,怎么能眼看着宣祈被人杀死?

“皇弟,你收手吧,何必非得赶尽杀绝?”

听着宣珏焦急的声音,宣苑不耐烦的瞪过去,“朕要是手下留情,死的就是朕,皇姐想让宣祈活,那就是想让朕死是不是?”

他强词夺理,简直不可理喻,宣珏气得不轻,“你能不能清醒点,你自己心胸狭窄胡乱猜疑做出诸多错事,现在你的所作所为说得好听是擒拿逆贼,实际不过是你自己想泄愤罢了。你自诩家民如子,贤孝仁德,但看看你现在这浑身杀气的样子,你配爱民如子,贤孝仁德八个字吗?快住手,那里还有孩子呢,你真想做下这杀孽让天下人都称你为暴君吗?”

自从他坐上皇位,再没听过这样的教训,很逆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