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瑜能一言道破重点,宣祈并不意外,“这个人是谁本王心中大概有数,只是想要具体到某人还没有证据,得看沈重霖归京后都会做些什么。”

虽然不是因为她的缘故沈重霖得以返京,只是这人的心思有多狠毒苏瑜太过了解,她有些担心,“王爷是想将计就计,这才愿意他进京的,只是这样真的不会冒险吗?沈重霖此人看着人蓄无害,实则心狠手辣,惯会在人背后使阴招。”

体味着她的担心,宣祈突然带着宠溺的表情抬手点了点她的鼻尖,“本王也不是什么好人,如今大唐在本王手里,想要捏死沈重霖还是很容易的。”

宣祈的本事她自是不怀疑,而她也想知道沈重霖这回又投靠了谁?

六月十五,宜嫁娶,开市,安床,祈福。

长长的街道并未被肃清,迎接新帝的仪仗缓缓路过街道停在摄政王府门口。

吉时已到。

新帝衣着明黄色龙袍,牵着戴着凤冠霞帔的新后的手,双双站在潜邸门口。

苏瑜回头看了一眼生活了两年的摄政王府,这是她这一世真正意义上的一个家,眼中尽是不舍。

看出她眼里的不舍,宣祈侧目笑问,“怎么,舍不得这个家?”

苏瑜也不掩内心的感伤,道:“这是臣妾这一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家,心中自然眷恋。”

她将这里称作为家,宣祈听着心中很是动容,“可是依秩……。”

“陛下,有陛下,有晗哥儿,有衍哥儿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宣祈紧了紧握住她手的力道,声音温柔,“走吧。”

长街两旁,全是跪地匍匐的百姓。

新帝先去祭了天。

在神圣庄严的祭天仪式结束后,回到了议政殿。

新帝和新后齐座龙椅,接受百官三跪九叩的朝拜。

苏瑜悄悄打量宣祈,他端坐着,目光如炬,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仿佛与生俱来。或许他生来就该是在万人之上,除了他自己,谁也不能主宰他的命运。轮廓如精心雕刻过,眉宇间的英气如何也掩饰不住,遂目流转间,更是让人从心里就生心敬畏来。

他是天生的王者。

与其说宣苑怕宣祈,不若说宣苑在宣祈面前很自卑。

他的一举一动无形中都透着帝王之气,有这么个人时常在眼前晃悠,谁能不动杀心?

宣晗是记养在宣祈名下的养子,新帝破例封了小襄王。

在敕封典上宣祈这样说道:“朕虽正值壮年,但与北国的大战不可避免,京城虽平静如常,可到底是多事之秋,诸事需紧急应变。特此,封皇嫡长子宣衍为太子,杨太傅为太子师,众卿可有意见?”

“陛下圣明。”

众朝臣心中都有一杆称,虽然宣苑叛国后大唐朝廷立即做出反应,但也不出心存侥幸。新皇临危受命登基,正的是皇家血统,稳的却是天下民心。这个时候敕封太子看似不妥,却也是无奈之举。

苏宗耀身为国丈,未赋实权官职,只赐府邸一座。

寅国公萧戬为宰相,位列百官之首。

……

临近午时,登基大典方毕。

苏瑜回到坤宁宫,已经累得浑身的骨头像被拆掉重组一般。

蝶依和雪异为她取下凤冠,苏瑜顿觉头肩膀一松,叹道:“唉呀,这东西瞧着好看,却压得我肩膀重死了。”说完,自己抬手捶了几下。

袁嬷嬷赶忙走过来,替她按摩肩膀,半玩笑半认真的说道:“这凤冠是重,可只要娘娘您一戴上,责任更重。”

“嬷嬷快别说这么有道理的话了,咱们娘娘正累着,估计听不懂。”采玉头一回进宫,兴奋得脸一直红扑扑的,可她怕自己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落在别人眼中成笑话,也一直抑制着,装得很沉稳。

袁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