嬷瞪了采玉一眼,“你少打趣,赶紧给娘娘倒杯水来。”

袁嬷嬷心中十分欣慰,她就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看着长大的姑娘,有朝一日竟能登上后位母仪天下,太太在天有灵,定然比她欣慰百倍吧。

“蝶依,你去看看衍哥儿,有一上午没瞧见他,我不放心。”苏瑜出声吩咐。

“是。”

“听说陛下赐了国丈新的府邸,也不知大老爷几时搬过去。”袁嬷嬷接过采玉递上来的茶送到苏瑜手里,随口一说。

苏瑜神情微怔,心中有股莫名其妙的不适。

这反应主要是苏瑜太过了解苏家人了。

这股莫名其妙的不适之感应在苏宗耀准备搬家的头天下午。

上午沈府。

陈氏坐在屋里唉声叹气,扰得二老爷苏宗明不得清静。

“你这长吁短叹的到底要干什么?”

陈氏幽怨的看着他,“咱们不如大房有福气,女儿成了皇后,还被赐了座好大的府邸。咱们一家子却只能借居在沈家,你说我这心里怎么过意得去?”

进京前把老家的存银悉数全带进了京,虽说身上有点存留,但得想到以后,所以不可能拿出来买宅子。而且,就他身上那点银子,在京城也买不了什叙像样的宅子。

“那你说,你想怎么办?”

何氏不说话了,她没办法,她心里憋屈。

“说起来咱们苏家没分家,阿娘在哪里,我们兄弟就在哪里。”

二老爷这是想跟着老太太住进老大家新府邸去?陈氏刚刚兴奋了一下,然后想到什么,瞬间被泼了盆冷水似的冷静了下来。她继续幽怨的看着二老爷,“大老爷是国丈,继室何氏水涨船高,想想从前在老家时咱们两家的关系,如今咱们一家子跟进去,还不得仰人鼻息过活?我可是受不住那个气。”

“那你说怎么办?咱们总不能一辈子住在这儿吧。”二老爷有点怒了。

何氏突然说道:“唉,大老爷一家搬走后,荷花巷子那宅子不就空出来了吗?那房子我去过了,虽比不得国丈府,但也是既宽敞又明亮,咱们一家子住正正好。”

“你想得到美,那宅子是我大哥的吗?那原是瑜姐儿的,她给大哥一家子住说得过去,想想从前你是怎么对她的,又想想她又是如何被沈重霖休掉的,她会给咱们住吗?”

陈氏一挥手,“我不管,不论如何老太太心里还是偏重你的,如今大儿子出息了,总不能见着二儿子无人问津吧。把女婿从甘宁调回京没戏,让咱们一家在京城有个落脚地,她苏瑜总是能办到的吧?”

二老爷不说话了,算是默认了陈氏的说法。

于是乎下午,苏家二房夫妇两个乘坐马车前往荷花巷子,马车上,陈氏既是羡慕又是妒忌,“等会儿见了老太太,咱们可得演场戏,把咱们说得要多惨有多惨,总之只要能达到止的,今日我便是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