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儿,你眼光真好,这么珍贵的宝贝你一眼就相中了?”艾塔似笑非笑的,对裘德道,“就是不知道小叔叔你舍不舍得?”

裘德略有一丝意外的看向顾馨儿,“你怎么知道这一排架子上这块青铜器最值钱,你也懂古董?”

“最……最值钱?”顾馨儿倒抽一口凉气,不好意思说自己本打算选个最便宜的,忙道,“我随便选的,那我还是重新换一个吧……”

“不用了,我说了送你就自然会送你。”

裘德这回是真的肉疼了,但说出去的话也不好收回,只能吩咐佣人来打包。

打包的时候,里三层外三层,比包装唐三彩还要小心翼翼。

顾馨儿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个破玩意,居然最值钱。

裘德说,那是西周时候的古物,比唐三彩还早出现一千多年。

上面没有平整的地方,是因为全都雕刻着繁复的花纹,但由于年代久远,很多花纹被磨掉了,需要用放大镜细细的观摩。

据传在米国的博物馆内有一件类似完整的青铜器皿,估价是天价,因为用现代技术也很难复制制造出来。

顾馨儿听完更加咋舌了。

她真的没想要这么昂贵的礼物啊……

可裘德已经打包好了,她也没办法再推拒,心里却犯起了难,她上哪去找个同等价位的礼物回赠?这些人也太有钱了吧……

……

“这只能说明我老婆眼光好。”温予易得知了此事,一点不觉得尴尬,反而似笑非笑的,“也不算白来Z城一趟了,虞娜给的珠宝和这套青铜古董,将来留给小宝当周岁礼。”

“你还笑……”顾馨儿没好气的捶了下男人的胸膛,“早知道我就应该借口离开医院,不跟艾塔去搀和,这么贵重的礼物,如果不回礼,还显得我不懂规矩。”

“你真的不用担心,裘德没你想象的那么小气,他既然敢送,你就要敢收。”

温予易的宽慰并没让顾馨儿感觉松一口气。

她琢磨着,把她全副身家卖了,大概也买不起同等价位的古董……

温予易看着她盘腿坐在沙发上算账的模样,心念微动,凑过去在她唇上轻啄了一口。

“哎呀,你刚吃了什么,嘴里一股大蒜味……”顾馨儿推了他一下。

温予易哈了口气,“有这么明显么?帮忙招待了几个客人,他们喜欢吃大蒜,我就跟着吃了一块……”

“臭死了,快点去刷牙……”顾馨儿捏着鼻子,露出很嫌弃的表情。

温予易把手放在面前,又哈了口气,的确闻到了一股蒜味,但不是很明显。

见小女人嫌弃的模样,他沉着脸起身往洗手间方向走。

顾馨儿狡黠的勾了勾唇,自从在酒店收拾了珍妮特之后,温予易就隔三差五跑来找她厮混,这还青天白日的,她真不想跟他磨蹭。

她刚这么想着,就见走到了沙发尾端的男人,突然杀了个回马枪。

高大的身躯覆下来,薄唇一下吻住了她的红唇……

“这么嫌弃我臭么?那好,我把你变得跟我一样臭,看谁嫌弃谁?”温予易笑容邪性又恶劣。

“唔……”顾馨儿是真没想到他又会突然扑过来,身体陷入了柔软的沙发上,弯成了一道弧形,想推他却被他扼住双手压过头顶,“你别乱来,路也就在隔壁,说不定待会来敲……不、不要……”

唇被堵住,她彻底陷入他给的美好中。

两个小时过去,顾馨儿浑身无力,在浴缸里泡澡,趴在浴缸边缘,感觉嘴里一股很奇怪的味道,真是要被气死了。

她很讨厌大蒜!

“叩叩叩。”

洗手间的门被敲响了,传来了温予易餍足慵懒的声音,“洗完了快点出来,我给你带了东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