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衍被问愣了,虽然他知道什么是“处女膜”,但这还是他到小世界后第一次从别人嘴里听到,还是这么个小姑娘的嘴里,并且是在这种情况下。

修真界比小世界还是相对保守一些,这种话,别说是正道女修,就是那些歪门邪道的,估计也不会就这样说出来。

萧衍轻咳一声,“抱歉,我们没有这项业务。”

小姑娘表情瞬间就垮了,“不是吧?地下黑诊所都能做的你们这做不了?我听说你们这还小有名气啊!吹的吧!”

“哎我说小妹妹,别在这闹事啊!”

殴冬葵迈着猫步走过来,往桌子上一靠,挺着傲人的胸部对着小姑娘的脸吹了个老大的泡泡,砰的一声爆了,还把小姑娘吓得往后一躲,害怕弄到自己脸上,骂骂咧咧地走了。

殴冬葵转头,“以后遇到这种小太妹就直接让我来,烫个头发穿个皮衣就以为自己是大姐大了!就是缺少社会的毒打!”

萧衍扑哧一声笑了,“你年轻的时候不也这样?”

殴冬葵震惊脸,“什么叫我年轻的时候?萧医生以为我现在多大?”

萧衍皱眉想了想,“半百了没?”

“萧医生!”

萧衍哈哈笑了两声,“跟你开玩笑呢,你这样一看就是二十出头,就是气质比刚刚那个小姑娘成熟得多。”

殴冬葵插口袋,“这还差不多。”

宋离欠抽地凑上来,“葵姐你这样逼着着萧医生说谎话良心就不会痛吗?”

殴冬葵啪的一声打掉宋离指着自己胸部的手,“滚犊子!”

宋离耸肩,指着殴冬葵的背影对萧衍做口型。

殴冬葵头也没回,却抬手对着宋离的方向比了中指。

宋离摊手,对萧衍说道:“看到没?这就是葵姐对我表达爱意的手势,多直白!”

萧衍摇头,他觉得宋离再这么作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死在殴冬葵手上。

八点钟,关灯关门。

四人一起离开诊所。

从诊所到他们住的地方,慢慢悠悠走的话也就是五六分钟。

路灯昏暗,四人一边走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话最多的还是宋离和殴冬葵,萧衍大多数时候都是选择倾听,偶尔被问到会说上两句。老姜头则是选择性听得见,有些话题会被他自动屏蔽,不要问,问就是年纪大了耳朵不大好使了。

难得殴冬葵今天回去的路上没有吹泡泡,宋离还调侃他,是不是工资都被她包养小白脸所以连买泡泡糖的钱都没有了。

殴冬葵给了宋离一脚,转头问萧衍,“今天萧医生怎么没有加班搓药丸?往常萧医生不都是要自己一个人忙好一会才走?”

萧衍笑笑,“也不能每天都这么忙,适当要给自己放松休息。”

殴冬葵特别有深意地“哦”了一声,笑道:“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是因为汪先生走了,萧医生觉得不大自在。”

老姜头恍惚,“汪先生走了?他不是在跟萧医生同居?为什么要走?闹别扭了?”

宋离挑眉,“你记错了,汪先生没有跟萧医生同居,他是萧医生的伤患,之前在我们诊所看过枪伤的,我们的第一笔收入就是汪先生贡献的。”

老姜头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伤患也可以同居,只要他们想住一起不就行了?”

殴冬葵惊喜,“你也看出他们想住一起了是不是?白天看他们的黏糊劲儿我就觉得他们干脆住在一起算了,说不定天天住一块就没这么黏糊。我们这些单身的每天都要被喂狗粮。”

“哪有每天?”宋离修正,“也就是汪先生没来的时候萧医生思念着,来的时候注意着,走了之后惦记着,就这三个时间段。”

殴冬葵竖起大拇指,“精辟!”

萧衍无奈,“你们要是能把这股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