殴冬葵一点也不同情,“夸张了吧?之前是谁死活不相信我们萧医生的诊断,非要去对面那个二把刀的诊所去看啊!花点小钱买点药就以为占到了大便宜了?现在怎么不去对面看了?再让他给你开点药啊!”

年轻男子肚子疼得不行,但还是得赔着笑脸,“是是是,之前是我的错,美女你就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萧医生呢?萧医生在不在?赶紧让萧医生给我瞧瞧吧!我真受不了了!”

“萧医生不在,”殴冬葵可没那么快消气,特别是想到这人从对面回来后特意跑到他们诊所来闹事,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一定要让这人好好疼一阵子才行。

宋离在边上帮腔,“你还是回去吧,要不就去对面看,我们这是黑诊所,就知道捞钱,万一我们坑你的血汗钱怎么办?”

“哎呦二位,我真知道错了,你们到底要咋样才能原谅我啊!萧医生真不在啊?那他做什么去了?什么时候回来啊?”年轻人都快哭了,肚子疼的站不稳,挪了两步坐到沙发上。这么两步就走得十分艰难,眼睛鼻子都疼得皱在一起。殴冬葵看着都觉得疼。

这时萧衍从卫生间出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有点眼熟,“你是之前肚子疼那个?”

年轻人一看到萧衍,就好像看到了救世主一般。

“哎呦萧医生啊,你可算是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就真交代这了!”

萧衍一边擦手一边说道:“肚子疼得更严重了?”

年轻男子疯狂点头,“可不是!之前没吃药的时候还没有这么疼,但是那天买了药之后回来,刚吃了两三顿就开始疼,我还想着可能是这药没这么快见效,结果这几天还是这样,还越来越疼了,我就药给停了,今天赶紧过来这看。萧医生你说我这到底是什么毛病啊?”

“不是什么大毛病,就是结石。”

“啊?结、结石?”年轻人脸直接垮了,“您可别吓我啊!”

殴冬葵站边上吹泡泡,“不行的话可以另请高明。”

年轻人撇嘴,“那、那我这怎么办?”

“头些日子你来的时候结石尚且没有完全成型,还比较好处理。但现在看你的样子,应该已经长实了,所以对你身体的伤害加大,你才会这么难受。”

“那我这可怎么办?是不是得做手术,用那什么激光把这结石给打散了,那得要花多少钱?我之前要是听您的话吃药把结石控制住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年轻人都悔死了,房东都跟他说对面那些诊所的大夫是个二把刀,他还不大相信,过去后看到那么多人买药还以为那里挺好,就贪了小便宜,看了病还得到一包免费纸巾,谁知道竟然会这样。

“手术倒是没有必要,不过光用药物可能也见效不明显,就算能止疼也是一时的,我给你弄些药,你好好吃,可能明天一早就不疼了,但是要注意,不疼了之后还是得继续吃,至少要吃够两个疗程,我先给你第一个疗程,吃完第一个疗程之后再到我这里来拿第二疗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