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过去,萧衍收针,年轻男子坐起来穿衣服,脸色可见的好了很多,至少都没有再一个劲儿地捂着肚子喊痛。

“医生您真是太厉害了,就这么一会针灸我就觉得好受多了,您这医术真是高明!我这肚子疼的好几天都没睡过一个好觉,结果在这就这么一小会还能睡着,舒服!回头我一定叫我的同事有啥毛病都来您这瞧……”

屈新岩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说到后面还有点语无伦次。其实他现在还是有点疼,但比起之前疼得几乎脑袋恍惚已经好很多了。

萧衍笑了笑,“你既然在我这里看着,我自当对你负责。这些药你拿好,用法用量我都写好放在里面了,诊所的电话也在里面,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打电话询问,早八点到晚八点是我们诊所开门的时间。”

“好嘞好嘞!太谢谢您了!”

屈新岩想要跟萧衍握手表示感谢,宋离知道萧衍其实不太喜欢和人接触,就赶紧伸手过去顺势将屈新岩的手给接过来。

“别这么客气,医者父母心嘛!不过你要是诚心感谢萧医生的话,我倒有个建议给你。”

屈新岩虚心请教,“兄弟你说!”

“对面那家诊所,”宋离指着对面,“就是坑你的那家,老是散布谣言说我们这不好,你过去闹一闹,就像那天你来我们这闹一样,反正你也是真实受害者,这也不算难为你,既给自己出气又给萧医生出气,一箭双雕啊!你说是吧!”

屈新岩哼了一声,“这都不用兄弟你说!他那么坑我,我能不找他算账?”

说着,屈新岩就气冲冲地出去了,直奔对面。

宋离和殴冬葵就趴在门口看着,对面的诊所门大开,能清楚地看到屈新岩在那跟余大辉闹。余大辉那还有好几个病人,也不知道是要看病还是要买药,在那看了一会热闹,估计是听屈新岩说了自己被余大辉忽悠了之后,就纷纷离开了,屈新岩还掀了桌子砸了不少药,瓶瓶罐罐地扫了一地。

屈新岩这也是实打实的怒气,想着他这可是结石啊!这个庸医居然说他是消化不良,要不是有萧衍,他还不知道会被耽误成什么样!到时候情况更严重了,激光碎石都不知道要做几次,那他找谁哭去?

余大辉自知理亏,虽然坚决不道歉赔钱,但是也没有报警,真要报警了,他也不占理,而且要是惊动了警察,以后的生意估计也不好做。

屈新岩发泄够了就走了,余大辉站在门口狠狠瞪了一眼这边。

宋离和殴冬葵大笑了好一会,终于稍微解气了!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直到第二天早上他们刚开门没多久,就来了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晃荡着手臂进来,说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条手臂动不了了,让萧衍给看看。

殴冬葵一看这人脸就耷拉下来,“李二毛,你捣什么乱?”

宋离看见来人是李二毛,也做出一副要赶人的架势。

这李二毛就是附近的混混,无业游民,整天靠坑蒙拐骗过活。他不光是在自助村有名,就附近这一片住宅区还有不远处的商业街都知道他。

之前李二毛总是到那些店里面去捣乱,不是进去什么都不买咋咋呼呼地叫唤,就是骚扰顾客,就是为了从店家那要个十几二十块的,就跟那种拿着铜锣到人家店门口去敲不给钱不走的情形是一样一样的。

反正钱也不多,有很多店家不愿意惹麻烦,也懒得报警,就给他这个钱,这就算李二毛的“工作”之一。

当然有愿意给的就有不愿意给的,报警的人也不在少数,而且李二毛还曾经威胁附近的学生给自己买东西吃,因为他不敢抢劫,抢劫罪名大,这就是他的“副业”。没事的时候他就喜欢四处惹麻烦,给人打乱,总之是个特别不招人待见的混混,俗称“社会渣子”。

凭着这样的“工作”、“副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