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晚还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说实话夏梓瑶的五官就很精致,但她每次说话都带着几分娇柔的做作感,反倒让她缺了几分气质。

眼前的女人鹅蛋脸柳叶眉,一头漆黑的长发,杏眼散发着柔和的亮光,樱桃般的小嘴,嘴角还挂着浅浅的笑意。

一个穿着简单长裙也掩盖不住气质的东方美人。

不知道她和陆子池是怎么认识的。

陆子池像是猜到了她心中所想。

给美女介绍完她的身份之后,不理会对方讶异的目光,接着向林晚介绍她。

“这是我同学,裴瑾瑜。”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从我毕业回国之后,我们就再没见过面。”

原来是同学。

林晚刚刚还有些不太舒服,听完他的解释,顿时觉得自己也太小题大做了一点。

有些不好意思,主动同裴瑾瑜示好道。

“你好!还是第一次见面,我叫林晚。”

短短几秒钟,裴瑾瑜已经回过神来。

对林晚露出浅笑,“你好!之前也有校友跟我说起过陆子池结婚了的消息,我还一直以为是假的。没想到你们还真的结婚了!”

要是别人说这种话,听着多少让人不太舒服,可裴瑾瑜语气十分坦然,好像除了讶异,压根没有其他想法似的,林晚便没有吭声。

陆子池似乎也很了解他这位老同学的性格。

什么都没说,转移话题道,“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说接手了家里的公司,还有时间出国旅游?”

裴瑾瑜眼角抽搐了一下,接着才哈哈笑起来。

“原来你也这么关心我啊,还暗自打听我的消息!我还以为你回国之后故意跟我们断了联系,是再也不想跟我们有瓜葛的意思。”

说着,单手撑在桌上,凑近林晚低声道,“不瞒你说,读书那会我还挺喜欢他的,原本还想问他要不要留下和我结婚,我家的产业都可以交给他管。”

她一副大大咧咧分享过去的态度,林晚一时都不知道回个什么表情比较合适。

陆子池已经咬牙切齿,“裴,瑾,瑜!”

裴瑾瑜好像一点都不怕他,笑眯眯地回道,“我听得见,不用那么大声!”

反倒把陆子池噎了噎。

半晌,恢复了对待外人时冷淡的语气,毫不客气地下逐客令。

“招呼也打过了,你没什么事的话我们要点菜吃午饭。”

裴瑾瑜当作听不懂。

“你们点就好,我刚刚吃过了,不用顾虑我!”

陆子池额头露出几根青筋,俊脸一片铁青,锐利的双眸恨不得在她脸上戳出个洞。

裴瑾瑜毫不示弱地跟他对视,脸上还是笑眯眯的。

林晚很少见陆子池被人气成这个样子,视线在两人来回穿梭了两三趟。

扑哧一声笑出来。

“你俩那时候关系一定很好吧?”她缓缓问道。

裴瑾瑜惊讶地回头看她,似乎没弄懂她到底什么意思。

刚刚那几番话虽然不是故意说给林晚听的,但正常的妻子听到新婚丈夫过往跟另一个女人有点关系,多少都会吃点醋吧?

怎么林晚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似的。

陆子池也有点拿不准林晚到底生没生气。

小心翼翼地解释道,“那时候班上只有我们两个华裔,平时也会交流下课业。不过私下里我们聊的不多,刚刚她说的那些都不是真的,她当时没这么跟我说过。”

裴瑾瑜立马跳了起来。

“喂喂喂,你干嘛撇得那么清!逢年过节我怕你孤单,还总请你去我家呢,你这人怎么连点恩情都不记!”

陆子池看都不看她一眼,视线一直落在林晚脸上。

语气认真地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