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翳笑着回看过去:“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对是对,但是这断绝关系恐怕没那么容易……”林景阳对上他的目光,小声道。

林路和吴静雅对林景阳很好,才养成他这么阳光的性格。可以说林景阳除了上次的黑店事件,还从来没有直面过什么黑暗。

听到云翳轻飘飘地说要断绝关系,还真是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顾雨辰和顾雨星对云翳了解更深一些,知道这家伙就是白切黑的。

他本身对自己的父母就没有多少感情,也经历过他父亲的虐待,除了对顾家这些人,对其他人的感情都很淡漠。

顾雨星皱着眉头,有些忧虑道:“苗苗告诉我,她上个学期之所以能上学,是和她父母签订了协议,以后工作赚的钱大部分都要给家里,他们才允许她上学。学费都是苗苗自己借的。”

“我们不知道她父母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将林苗苗扣住,不让她上学。但是可以得到一个讯息,一定是因为有足够的利益,让他们根本不期待苗苗未来的回报。”

顾雨星说完,三个男孩子都连连点头:“对,星星说的没错。”

“所以让他们放人,要么咱们威逼,要么就利诱。他们绝对是狮子大开口,钱财这些倒没什么,就怕他们之后会赖账。”

一直沉默没说话的顾云深这个时候突然开口了:“不,钱财这个你也得好好考虑一下。虽然林苗苗是你的朋友,但是如果你一味地付出,也许不会得到别人的感激,说不定还会滋生出一些不该有的想法。”

顾雨星刚想反驳,林苗苗不会这样,但是想到宋清,沉默了下来。

人心真的是很容易变得,她也不敢赌。

云翳拍了拍她的脑袋,看着顾云深笑道:“顾叔叔,我这里倒是有个好主意。”

几人看过去,云翳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顾雨星眼睛一亮,这个可以有。

顾云深沉默了良久,也点点头,认同了云翳的想法。

“那我们可以去了吗?”顾雨星兴奋地看着顾云深,脑子里已经开始想着要开哪辆车,带什么东西过去了。

“我可以让你们过去,那边离J城很远,我看顾不到你们,虽然你们的武力值对付几个人是绰绰有余,但是就怕出现什么万一。”

顾云深说着,沉思了几秒:“让小牧挑选一些人跟着你们过去,武器也会准备好,用来以防万一。”

这下不仅顾雨星兴奋了,林景阳也兴奋了起来。

他在顾家的时候,练习过打靶,之后还没碰过枪呢。

顾云深看出了他的想法,冷笑了一声:“你俩想屁吃呢,危险的武器当然不会放在你们小屁孩身上,让保镖带着,保护你们的安全绰绰有余。”

林景阳和顾雨星闻言都蔫了下来。

顾雨辰和云翳在旁边看着他们一瞬间的变化,觉得十分好玩。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四个人回去开始收拾接下来几天的行李。

沈月西端着咖啡进来,有些忧虑道:“事情我都听星星说了,真的不会有问题吗?也不是我地域歧视,那孩子的家乡很偏僻,不少人都很愚昧,没有接受过教育,甚至没有明确的是非道德观,我怕会出事。”

顾云深接过咖啡,拉着她的手揉了揉:“我也在忧虑这件事,我再想想办法。”

两人沉默了一会,突然想到了什么。

顾云深笑了笑:“好久都没麻烦他了,不过现在也不是矫情的时候了,孩子的安全最重要。”

他说着,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那边好久才接通,声音沙哑透着一丝冷沉,像是入鞘的宝剑一样:“喂,真是稀奇,你竟然会给我打电话。”

“有点事需要你帮忙,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