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通查下来,确实是有人买了水军,帮他们删了不好的评论,水了许多的好的评论。

但是却不是他们身边任何一个朋友。

纪欣是丁木星那里,才查到买水军的也是境外在操作。

这下纪欣就更纳闷了:“什么情况呀,郝青生突然转性,开始对我们好了?还是他又在挖另一个坑?”

贺东宇他们一时也没想明白,只是从各方面的情况来看,他们周围最近好像都很安静,不像要有坑的样子。

正好这个时候马浩中从境外打电话回来。

纪欣忙忙问他:“怎么样,你在外面可听说什么消息了,郝家是不是又有新的举动?”

“是有新的举动,但是举动有些奇怪。”

“怎么回事?”

马浩中说:“之前我们怀疑的,他们有问题的地方,现在都在修正,那个跟我们合作的项目,不但换了靠谱的负责人,还把款项和材料都做了通检。”

纪欣:“???”

她真是一脑袋问号,想不通这事到底怎么了。

马浩中说:“从这些事情上看,好像郝青生不打算再对付您了。”

“怎么可能,他的女儿现在都在我手里,按理说他应该更疯狂才对。”

马浩中的看法却与她相反:“或许正是因为他女儿的关系,他才不动手。”

“你的意思是,他怕我伤害郝丽丽,现在才暂时收手?”

“也不像是,他好像真的放弃对付你了,我在这边听说,他前期在北城,在帝都安排的人,都在往回撤。”

说起这个,纪欣倒是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之前梅子拼命缠着贺东宇,跟他“恋爱”还要跟他结婚,在贺东宇别有用心的配合下,两人甚至都被当成未婚夫妻相处的典范,深得一些网络不懂事青少年的一顿追捧。

然而,贺东宇把他的声明发出去后,纪欣耐心等了两天,等着梅子闹起来。

她现在是有资源的,要真想闹点事,即便纪欣他们拦,也还是会向外走漏风声,为别人知道。

但是,她等来等去,没等到梅子闹的消息,反而等到她搬走的消息。

她从贺东宇的房子里搬了出去,而且回了老家的县城。

这一变故,把纪欣都惊到了,忙着叫人去查原因,可是去的人回来说,梅子没对此事做任何说明。

她甚至把自己的社交帐号都关了,也没给她的网友和粉丝说明,把自己弄消失了。

三个月后,住在贺东宇房子里的郝丽丽,在医院检查出预产期将近,就提前收拾行李,住进了纪欣安排好的医院里待产。

她要用的保姆,月嫂,还有生宝宝期间所有用的所有用品,产妇的,孩子的,全是纪欣准备的。

每一件东西买回来后,都给郝丽丽看过,然后又用清水手洗干净,晒干,放在柜子里备用。

郝丽丽一开始并未说什么,但是在她生产之前,纪欣又去看她时,她却拉了纪欣的手。

“我知道我父亲做的事,也知道你开始把我接过来的目的,可是,你为什么要对一个仇人的女儿这么好?”

纪欣表情很淡,嘴角只事着浅浅的笑:“我跟父亲算哪门子的仇人?说到底,他恨我,大概还是因为我把你们送到了岛上。但这个事儿,咱们前面已经说过了,算是因果循环罢了。”

“至于对你好嘛,就跟他更没关系了,你现在将要成为一个宝宝的母亲,生孩子是大事,对女人对孩子都是,所以要格外小心。”

“既是不是你,是我身边任何一位朋友,我都会这么对她的。”纪欣道。

郝丽丽的眼眶却红了起来:“我没来北城之前,就听说过一些你的事,那时只觉得你很懦弱,被前夫欺负,为了孩子做了很大牺牲,现在才知道,你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