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寥寥,深秋的风似乎比平时要更冷了一些,让人心生寒意。

陆淮深就站在公寓的阳台上,望着窗外的一轮明月,手指间烟雾缭绕。

听见江城说的话,他又狠狠吸了一口烟,这才说话。

“好好照顾她,有什么事情及时通知我。”

他的声音没有了平时一贯的清冷矜贵,反而越显低沉沙哑,也不知道是抽了多少根烟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光是听他的声音江城就能判断出他现在的状态肯定不太好,忍不住开口劝道。

“我说你也是,既然你一切都是为了公司好,为什么不早点和池婉商量,我看她也是通情达理的人,不可能不理解你啊。”

平时一贯都是陆淮深教育他,什么时候轮得到江城反过来了?

可这一次,陆淮深被教训得无怨无悔。

想起自己调查到的种种结果,他幽幽叹了一口气,突然反问。

“如果是你遇到了这种事情,你会提前告诉简暖吗?”

江城一愣,下意识想点头,便听见陆淮深的声音不平不淡的传来。

“如果这件事情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了一份危险呢?”

江城一时愣住。

虽然他并不知道陆氏查到了些什么,可凭借多年的了解,他也能从陆淮深这句话的语气中听出几分严肃凝重。

他定了定神,小心翼翼的试探。

“难道岚玥已经准备对池婉那边动手了?”

那头沉默了半晌,才传来陆淮深低暗压抑的声音,伴随着烟被熄灭的轻声。

“反正我是绝对不可能拿婉婉和孩子的生命健康来赌,宁愿她现在误会我,也不想让她受到一丝点的伤害和威胁。”

听见这番话,江城顿时肃然起敬。

他终于明白陆淮深为什么不愿意提前告诉池婉一切了,岚玥能费尽心思的做出这一切,恐怕早有准备,就连池婉那边的动静说不定也被人盯着。

如果池婉表现的很正常,岚玥肯定会起疑心,到时候不仅所有计划会功亏一篑,就连池婉这边也会有危险。

把所有的线索串起来,一思考,江城不由得佩服陆淮深的深谋远虑,可他不免有些担心。

“可这样一来,池婉就会彻底误会你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她解释清楚?”

这也是陆淮深一直烦心的。

本来他的打算是,等稳定住岚玥那边后,再找个合适的机会告知池婉,可没想到这次的事对池婉造成的打击会那么大胆,她竟然直接离家出走了。

可一想到池婉的眼泪和神态的脆弱,陆淮深又后悔不迭。

他不应该这么自信的。

他的婉婉,是经历过世间最黑暗一切的婉婉,眼里早已容不下半分异色,自己为何又要拿这种事情去伤害她?

陆淮深后悔不已,但现在她说什么都晚了,只好拜托江城。

“我这边的情况你暂时先别告诉她,不管怎么说,她在你那边起码是安全的,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她。”

江城叹了一口气,作为陆淮深的好兄弟这种事,他自然义不容辞。

等答应下来后,他又极有义气的说了句。

“如果公司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帮忙的,也可以尽管招呼!”

陆淮深这才轻笑一声。

“谢了。”

可一挂了电话之后,陆淮深的脸色却骤然沉了下来,看着了无生气的家里,他总感觉自己的心空了一块。

从前池婉在的时候,他就从来没有这种孤独的感觉,如今她一走,这种感觉仿佛是从心底生出来的一般,挥之不去。

正想着,忽然手机上收到了岚玥发来的消息。

“睡了吗淮深?最近我发现了一家不错的西餐厅,明天中午我们一起去吃好不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