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王安说不要钱,小柔心中又激动,又不解。

这个大炎太子,究竟搞什么鬼?

无缘无故就给他们这么多好处,唯一的要求,竟然只是让他们不要干涉伐木工砍树?

这根本不合常理!

小柔笃信这大炎太子,一定有别样的目的,她思忖一番,打算直言相问。

如果对方的真正目的,让他们无法接受的话,那这些蔬菜,粮食,只能让他们运回去!

“你……”

小柔才张开嘴,突然山匪里面又两个壮汉大叫起来。

“哎呦,这是什么东西?我还以为是吃的呢!呸!呕,一股骚气味。”

“呸呸呸!真恶心,这该不是毒药吧?”

小柔看过去,只见那两个山匪身边有个打开的袋子。

毒药?

小柔眉头一皱,把未说完的话吞回肚子里,用冰冷地目光看了眼王安,转身往那两个壮汉身边走去。

他们族人一共就剩下这300多了,而且这两个人,还是村里最为身强体壮的劳力,可不能出什么问题,打猎,耕种,修缮房屋,全都离不开他们。

还没走到袋子跟前,小柔就味道了一股从未闻见过的味道,有点臭,还有点呛人。

她忙捂住鼻子,上前轻轻扒开袋子口,身手抓了一小把出来,在手里捻了捻。

乍一看,立面的东西就跟米粒儿似的,怪不得山匪们会把里面东西往嘴里填。

可实际上,这根本不是什么粮食,手一捻就变成粉末了,还伴着浓浓的臭味。

王安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小柔直接回身,把手摊在王安面前质问:“大炎太子,这是什么意思?你……想给我的族人下毒?”

“噗嗤……对不起,没忍住。”

王安以扇掩嘴,摇了摇头,将小柔的臭手给往回推了推。

“你见过谁下毒,这么明目张胆,用袋子装的?”

“你又听说过哪种毒药,是带着恶臭的?”

“本宫若想给你们下毒,自然是要用无色无味,尝不出来的毒药,而且会提前把毒药抹在蔬菜上,掺和进粮食里。岂会让你们这么轻易的就发现了?”

王安的话很有道理,小柔听了都不由连连点头,但立马又摇起头来:“不对,就算这不是毒药吧……你突然给我们送来这么多的粮食,蔬菜,还不要钱,究竟有什么目的?”

“我们虽然一直生活在山林里,没怎么跟外面人沟通过,但天下没白吃的饭食这句话,还是知道的!”

“你可别说只是为了不让我们跟伐木工起冲突。我不信!”

小柔紧盯王安的瞳孔,想要辨个真伪出来。

大当家告诉过她,想要辨别一个人是不是在说谎,看他的眼睛就对了。

视线中的王安,双眼突然一眯,变得狭长起来,接着就开始哈哈大笑:“呵呵呵呵,这话倒是没错。”

“天下没白吃的饭食,本宫这些粮食,的确不是白给你们的,不过你们也放心好了,本宫绝对不会威胁到你们的性命。”

“若是想害你们,瞧瞧本宫身后这些人,难道连你们这区区300个大半都是老弱的山匪还处理不了么?”

王安轻轻转了下头,示意小柔往他身后看。

山林里进不来马车,为了把所有的东西都运进来,王安带了不少人,衙役一百多个,再加上商会的伐木工,总共加起来跟这些山匪人数相当,而且全是年富力强的壮汉,衙役腰上挂着刀,伐木工们也都背着斧子。

对上山匪,至少也能算是势均力敌。

小柔想了想王安的话,也对。

他是大炎太子,想调些人来,还不是轻而易举?要想害他们,还真用不着投毒。

“那……那你究竟要我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