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飞扬从车站里出来,在车里没见到曹小满还吓了一跳,四处看了一圈,见她坐在人家烟摊儿前面跟人聊得正起劲,也走了上去。

“小满,原来你在这儿啊,我还以为你让人给拐跑了呢!”谢飞扬夸张地说道。

老板娘见谢飞扬一表人才,相信了他们是兄妹,拍着胸脯说道:“大兄弟放心,别的我不敢说,有我在,你妹子就丢不了。”

见有人还当了真,谢飞扬哈哈笑出了声:“大姐,我这妹子人不机灵,可她运气好遇到了你,多谢了啊!”

老板娘是实诚人,一听他这话,就犯嘀咕,这妹子明明脑子转得快,主意多,刚才还给她出主意来着,怎么就不机灵了?

曹小满瞪了谢飞扬一眼,不理他的胡说八道,站起来把蒲扇还给老板娘,说道。

“大姐,我大哥开玩笑的,谢谢你的凳子,我们这就走了。”

把玩笑话当了真,换成其他人不生气也要尴尬,但这老板娘性格豁达,对此只是摆了摆手,依旧热情地说道。

“没事,没事,下次路过,再来我这里坐啊!”

“好,大姐再见。”曹小满笑眯眯地跟她挥手,跟着谢飞扬往车那边走。

车门一开,一股热气就扑面而来,谢飞扬一边拿手扇了扇,一边问曹小满。

“这么一会儿功夫,你怎么就跑过去跟人套近乎了?不怕被人拐了去?”

曹小满也学着他的动作,“喏,不就因为这个?”

谢飞扬才“嘶”的一声,抱怨:“锦都这鬼天气,热死了!”

也没忘了叮嘱曹小满:“以后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说话,在火车上遇到人贩子的事你忘了?小心再让人抢了去。”

他说的是抢,是因为他知道曹小满有辨别能力,但无奈她没有反抗的能力啊!

曹小满轻轻笑了一声:“我问过了,这周边的铺子都是车站的,没有关系是拿不到铺子做生意的。”

八十年代跟三十年后不一样,只要出钱就能随便从私人手上租铺子,这个时候铺子基本都是公家的,他们有一套很严格审核程序,有人脉关系租到车站铺子的人,好好做个什么生意不行,非要冒险做人贩子?

谁有那么大胆子,敢把巢穴放在公家眼皮子底下?

这就是曹小满选择去那儿遮荫的原因,她上辈子也算走南闯北过,基本的戒备心还是有的。

“就你精,一会儿功夫就什么都知道了。”谢飞扬嘟囔着,从兜里掏出来车票递给曹小满,“喏,两张票,明天下午六点半的,后天上午到红旗,车站送我们的。”

“还真送了啊!”曹小满不可思议地鼓了鼓脸,“我还以为他们答应帮我们带货就算是抵消了呢,竟然还送了票。”

听她这样说,谢飞扬又从胸前的衣兜里摸出来一张货运单子,“我事先没跟你说,货运人家是收了钱的。我想给钱就给钱呗,只要能顺利把货给咱运回去就成。”

火车要烧煤才能跑,跟买票一个道理,天经地义的事情,谢飞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曹小满接过货运单,看到上面的金额,这一趟货竟然就收了四十六块钱,要是她以后拿货更多,那不是收费更高?

这次是车站奖励了一张票,又跟着谢飞扬吃住在谢家,不然这一来一回的卧铺车票一百七十块钱,吃住、货价还有拉货的板车费用一共虚算个一千块钱,再加上这个货运费, 曹小满找舅舅借的那一千五块钱还真剩不了多少。

如果她还要进更多货的话,费用也会增加,要是能电话订货,再由商家发货的话,倒是能省不少成本。

“我们明天晚上走,货呢?也一起随车吗?”曹小满问谢飞扬。

谢飞扬回答:“明天上午有一趟货列去临省要经过红旗,你的货也跟着走,货列比客列走的慢,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