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不怕那才是对的嘛!”柳拭眉面带赞赏,道:“我又不吃人,就算饿了,把兔子宰了烤着吃,总比你好吃吧?”

皇甫瑾瞪眼:“不许吃兔子!”

柳拭眉噗呲一笑,莫名想到了一个梗: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呢?

“不吃你的兔子。”她笑了笑,拍了拍皇甫瑾的头,道:“阿瑾,看在我送过你一只兔子的份上,你给我说句心里话吧。”

皇甫瑾疑惑地看向她,问:“什么?”

柳拭眉问:“你恨我吗?”

皇甫瑾一脸的不解:“恨你什么?”

“恨我坐在你的父皇的位置上?”柳拭眉抛出了一个简单的假设。

但皇甫瑾很快摇头,道:“这有什么好恨的!你不是代替二皇兄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吗?玥姐姐说你很厉害,做得很好,绝不会比父皇差!”

柳拭眉明白了,他心里的症结肯定不是权力,可能这孩子心里从未滋生过对权力的想望。

不得不说,曲映蓉利欲熏心,但她骨子里其实并不希望自己那样,反倒是将几个孩子养得非常正。

不亏她没有斩尽杀绝!

但凡皇甫贺活着皇甫玥是个坏的,她绝不会手下留情,更不要说帮他们了。

她又问:“关于你母后与你二皇兄的事,你知道多少?”

“我……”皇甫瑾张了张口,却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他能说什么?

能说不知道么?自然是不能!

“你姐已经都告诉你了,对吧?”柳拭眉也能想见。

皇甫玥是个要远嫁和亲的人了,既然决定把皇甫瑾留在大蜀,她肯定有很多事要仔仔细细地跟皇甫瑾交代。

并且,要把皇甫瑾托付给柳拭眉,就必然不能让皇甫瑾心里有对柳拭眉的任何误解。

所以,皇甫玥十分理智地站在旁观者的立场,来诉说彼此的仇怨。

皇甫瑾先前知道得并不多,只是偶尔从他们嘴里听说只言片语,虽说不至于生出想要杀了皇甫令尧与柳拭眉为母亲报仇的心思,但……

他也不想跟他们亲近了,这点是事实!

听完了皇甫玥说的那些后,他心里别扭极了,也不是很愿意见柳拭眉。

但柳拭眉是皇帝啊,她召见,他不得不见!

“你是个不一样的陛下。”皇甫瑾盯着柳拭眉看了一会儿,吐出了这么一句。

柳拭眉挑眉,歪头问道:“如何个不一样法?”

皇甫瑾老老实实地道:“我听说,皇帝都是很威严的,但你没有。”

柳拭眉轻笑,道:“或许,因为我是个女皇帝?”

“……”皇甫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到了此时此刻,他也已经没有刚才的紧张感了。

柳拭眉将桌上的茶点挪了过去,道:“要不要吃点东西?”

皇甫瑾摇头,道:“不用了,谢谢。”

“哦。”柳拭眉看着他,自己捏了一块桂花糕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她心道:还不错,这警惕心至少不会随随便便就被人毒死了,接下来活不过三集!

吃下去后,她才说:“不管怎么说,你要留在大蜀是事实。因为你的身份是大蜀的前皇子,待战事平定后,会封王的。不能去南吴寄人篱下,伤你父皇母后的面子、也伤朕的面子,你明白吗?”

“嗯。”皇甫瑾倒是很乖地点头,道:“玥姐姐跟我说过了。”

柳拭眉又道:“我对你呢,是完全没有敌意的,你相信我的话吗?”

“……”皇甫瑾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肯定地点头表示相信,低声道:“玥姐姐说,如果你想害我们,我们不知道死了几千几百次了。”

“呵!”柳拭眉轻声一笑,叹了一口气,道:“你一个小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