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3日,星期天,经过一周波澜不惊的淘汰赛,关都联盟的代表队育新中学如愿坐在了彩幽竞技场的休息室内,等待决赛的开始。

滴。手机繁信跳了出来,是繁信的群组《网吧开黑群》。

我今天想吃披萨(敏彦):视频链接——育新中学的冠军之路(金黄大区电视台特辑)@今年想夺冠

一年时间过去,群里众人的处境各有不同,连带着繁信名和头像也随之发生了变更。

敏彦的繁信名一直在变,从想吃饺子到汉堡、到汤圆、到烤串……到披萨,只有头像是个卡通干饭人的图案一直没变。

无情的做题机器(泉治):这是什么?我看看。

因为高考,泉治的繁信名从七树这个略带文艺范的名字换成了他现在的主要状况,而头像也从风景图换成了一堆堆书籍、参考书整整齐齐堆在桌上的震撼场面。

十分钟后,程彻先跳了出来。

今年想夺冠(程彻):这不就是那个女记者茜雨吗?我看到视频开头没多久有她对我们两个的采访了。我对她还有点印象。@我今天想吃披萨

程彻的繁信名也从‘今年不吃辣了’的痛苦中恢复过来,改为了今年最大的愿望,希望能够在精灵高中联赛上夺冠。

视频确实是金黄大区电视台茜雨那个节目组制作的,时间跨度从去年的大区预选赛,到关都联盟决赛,一直到此前的半决赛。

在20多分钟的精剪视频里,程彻看到了在预选赛时期不成熟的狼狈经历,看到了火稚鸡在赛场上进化的瞬间,看到了娜姿与伊布的超高同步率达成的神奇进化和一串三的壮举,看到了强横的胡地压制全场,看到了自己和战舞郎艰难的以弱胜强……

不过最后5分钟是最近从32强到16强、8强……直到挺进决赛前,程彻的身影就彻底消失在了视频中。

非碳基生命体(伯灿):2倍速看完了,剪辑得还可以的。@今年想夺冠,话说你怎么在决赛圈都没上过场了?

群里只有伯灿的繁信名没有改,不过他的头像从一个夜空的夜景图,换成了他和小火龙、风速狗的合照。

我今天想吃披萨(敏彦):对啊,我们买了门票呢,你倒是说一句上不上场啊?@今年想夺冠。

今年想夺冠(程彻):我不上场你们就不来啦?

无情的做题机器(泉治):不来

我今天想吃披萨(敏彦):不来+1

非碳基生命体(伯灿):还是来的,只是看网络上的分析,你们胜率很低,大家都不看好你们。毕竟去年已经输过一次了。

无情的做题机器(泉治):打死这个老实人!

我今天想吃披萨(敏彦):打死这个老实人!+1

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程彻看看在白板边认真讲解嘉德丽雅战斗特点的乔葵,想想这会他们三个不是已经在竞技场的哪个角落坐着,就是在过来的路上了,现在告诉他们也没什么关系。

今年想夺冠(程彻):别泄露,我就悄悄告诉你们三个。

三人:保证!一定!肯定!

今年想夺冠(程彻):我是秘密武器啊!肯定会上的!具体怎么打就不方便说了。相信我,战略、战术我早就烂熟于心了。

无情的做题机器(泉治):我们到了。——会场照片.JPG。

我今天想吃披萨(敏彦):我有点好奇,这里是先有个湖,再建的竞技场。还是原本是平地,建竞技场的时候,顺便挖了个湖。

“咳,”乔葵重重咳嗽一声,“要对上嘉德丽雅的两位,都听清楚了么?这是根据哥德小姐在决赛圈比赛中的战斗推测它的技能表,不过肯定不全。它的资深技也很清楚了,就是交换位置,要小心它对场地的布置。”

她瞪了一眼程彻,“上一次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