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州城外!

苏云看着成群的鬼怪,全都汇聚在那里,瑟瑟发抖。

这些鬼怪并没有自我意识,仿佛行尸走肉一般,浑浑噩噩的站在那里,之所以会发抖,那是因为被自己的威压给震慑到,来自于骨子里的畏惧。

原本,苏云是想要把这些鬼怪给全部给灭杀掉的,然而当他发现鬼怪全都浑浑噩噩毫无神智之后,却是取消了这个念头。

鬼怪,并不是故意要攻击人类的。

联想到诺一对自己说的话,阴间已经是不见了,这些鬼怪没有了前往的地方,这才流落到了阳间,之所以会霸占各大城市,也只是为了给自己寻找一个生存之地。

那些鬼王漫无目的的行走,不正像古时候因为天灾人祸而失去家园的人们,为了寻求新的家园而四处流浪吗?

最终,苏云并没有对这些鬼怪下手,而是把这些鬼怪给聚集在了一起,只是看着这数万鬼怪,他现在也是有些为难了,该如何来处理这些鬼怪呢?

“给他们创造一个生存的空间吗?”

苏云的目光落在了青城山上,这是西南地方阴气最浓郁的地方,但一个青城山能够容纳西南地区的鬼怪,却容纳不了整个华夏的,更别说整个世界都有着鬼怪。

苏云放开神识感应整个华夏,下一刻他的眼睛一亮,因为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整个华夏各个地区都有着鬼怪出现,但唯独一个地方没有。

邙山!

邙山那一片区域,没有任何鬼怪的踪迹,以邙山为中心方圆数百公里不存在鬼怪,而且在他的神识中,那些鬼怪浑浑噩噩的行走着,可到了邙山区域,便是会调转方向。

苏云可以确定,这些鬼怪并不是害怕邙山,因为在靠近邙山区域的时候,这些鬼怪并没有恐惧,也没有瑟瑟发抖,更像是在这些鬼怪的心中,邙山那一片区域就如同被围墙给围住的城墙,他们撞到了围墙进不去便是调头去往其他方向。

邙山公墓吗?

苏云想到了邙山公墓那位看门大爷,他的脑海中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一天之后,柳青言看着没有一个红点的大屏幕,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已经是安排好几支队伍出城查探了,反馈回来的消息都是没有遇到鬼怪,所有鬼怪真的就这么消失了。

渝州得救了。

沧州!

此刻沧州城的城主和高层也经历着和柳青言一样的心情,沧州虽然没有渝州那么的严重,但也不容乐观,是仅次于渝州的危险城市。

然而今日,沧州周围的鬼怪也都全部消失。

青州、晋州、琼州、越州……

十大城市周围的鬼怪,全都消失了。

天京总部!

“什么,鬼怪都消失了,你没开玩笑?”

“柳青言,我知道渝州情况危急,不过你放心,天京这边会安排力量前去支援的,我知道你不想多无谓的牺牲,但西南也是华夏的一部分,不可能坐视不管。”

天京总部,老者听着渝州柳青言汇报的消息,第一反应就是柳青言撒谎了,渝州已经是做好破釜沉舟的准备,渝州百姓做好了与渝州城共存亡的决心了。

给天京这边发来这消息,是不想让天京这边再派力量过去,损失天京这边的有生力量。

“行了,柳青言你给我记住了,守护好渝州百姓。”

老者听着另外一部红色电话响了,直接是挂掉了柳青言的电话,拿起了另外一部电话筒。

“刘敬,沧州怎么样了?”

“沧州的鬼怪全部消失了?你也跟柳青言一样谎报军情了吗?我告诉你,天京正在研究对付鬼怪的办法,已经是有所突破了……”

老者那叫一个生气,这些个家伙都一个个放弃了吗,他们能放弃,但是两地的百姓怎么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