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走几步,就被一个仓皇逃跑的女孩子撞上了。

她看着我拎着的箭壶,瞬间一声尖叫,身体倒在一边,连滚带爬的朝一边跑去。

双眼还惊恐的看着我,好像我是什么恶鬼罗刹!

“呵呵。”龙灵不知道在哪里低笑。

对面的风望舒被穿在倒刺横生的石剑上,朝我摇了摇头,无声的说着什么。

远处夜幕之中,无数的符纸闪动,不时有着什么火光、金光,彩光流动。

却都没有用,因为进不来。

龙灵既然来了,要把我逼向绝境,以她的心计,肯定是准备得万无一失的了。

我走过混乱尖叫的人群,走到风望舒身下。

将弓箭都放下,远处何寿沉喝一声:“何悦,你疯了吗。”

风望舒也低垂着侧脸,朝我眨眼。

可她身体已经承受不住了,一侧头,嘴角一股血流涌出,夹着大块大块的血团。

我朝她笑了笑,慢慢抬起石刀,对着自己的小腹。

扭头看着风望舒:“其实我一直没什么本事的,只有一道护身符。”

石刀猛划过身上的羽绒服,我只感觉小腹中传来刺痛,跟着手腕上一直没有动静的蛇镯,立马“哗”的一下就游动了起来。

先是直接撞开了我握着石刀的手,跟着直接化成一条黑白相间的蛇,对着天空就冲了过去。

小腹里的蛇胎似乎感觉到危机,也开始飞快的转动,撞得我痛得冷汗直流。

可我却只是握着石刀,沉眼看着蛇镯化成的那黑白相间的蛇身。

这样看的话,其实很像记忆中那条魔蛇啊。

“何悦。”龙灵在我耳边沉笑了一声:“你果然对自己够狠,蛇胎生而有灵,你拿它的命来做赌注,就不怕它生下来,恨你吗?”

蛇镯子那黑白相间的蛇身,好像穿透了什么,瞬间就反转着蛇身在半空中游弋。

跟着远处各种术法涌动,许多人急急的朝这边来了。

墨修率先站在那蛇镯变化而出的黑白蛇身之上,不过是伸手抚了抚那条蛇的蛇头。

它就立马变成了蛇镯,又飞快的游到了我手腕上。

阿问并没有跟他一起回来,其他玄门中人也没有来。

只有风羲带着一些风家子弟过来了。

不过看到被石剑贯穿钉着的风望舒,所有人都是沉默的。

墨修脱下外袍给我穿上,伸手抚了抚我的小腹:“痛吗?”

我想摇头,可小腹一阵阵的胀痛,蛇胎转动得越来越快了。

心头发着酸,这个孩子会怪我的吧。

每次遇到事情,我都是会它来做护身符。

无论是蛇棺还是蛇镯,都是在保护我腹中这个孩子,在孩子没有危险的情况下,都不会有半点动静。

龙灵没有身体,她不只是能在那些女孩子身体里穿梭,还能进入我身体里。

我就算杀了所有她能占据的身体,杀了我自己,她依旧是存在的。

或许是蛇镯有了动静,又可能是这些人都来了,龙灵再也没了动静。

她没有身体,就好像不过是意识,来去都没有踪影。

墨修帮我将外袍裹紧,伸手将我额头上痛出来的冷汗抚掉。

伸手轻轻的抚着小腹,似乎动用了什么术法,紧揪着生痛的小腹,慢慢的缓和了下来。

“龙灵不知道用了什么术法,布了个结界,把我们都挡在了外面。”墨修声音发沉,苦笑道:“幸好她没打算对你出手。”

一边的风羲听到这里,瞥眼看了过来,然后有些心疼的看着被石剑贯穿着的风望舒。

却并没有说什么,只不过亲自动手,将贯穿风望舒的石剑给取了下来。

风家子弟收了石剑,何寿也急急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