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清浅有一瞬间的失神,但很快又反应过来,他居然在对她坦白!

就在她心情激荡无法平复之时,墨成章继续道:“我早就知道成王会占领越州,所以先一步带着村里人逃荒;我早就知道旱灾会持续到和佑十九年,所以一直带着大伙儿找吃的存粮食;我早就知道……”

他一连说了许多早知道,看见郑清浅眼底微微的讶然,苦笑了下,“你应该早就看出端倪了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瞒着你。”

郑清浅连连摇头,重生这样匪夷所思又重大的秘密,只要不是傻得没救的,谁会随便说出来啊?

“所以,你对程家人的态度,也是因为上辈子他们对你不好?”郑清浅实在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她是真的很好奇,正常情况下,程家是墨成章的外祖家,如果上一世认回了他,肯定不会亏待他才对吧?可墨成章之前却说程家是敌人。

墨成章看着她的眼睛,薄唇紧紧的抿了一下才道:“前世你我都是被程景灏所害……”话一出口,他忽然想起如今的郑清浅已经不是上一世的人,解释了句,“郑氏是为了我才会死在程景灏的毒计之下。”

前世的郑清浅明知程景灏让人送来的东西有毒,但为了让他顺利逃走,混淆程家人的视线,她依然面不改色的将本该他喝的毒药喝了。

临死之前,她只说这一世看错了人,欠他的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偿还,希望来世他不要倒霉的遇上她。

这也是为什么他重生后,去县城做好逃荒的准备回来时,会给她休书让她自己选择的原因。

若那时她选了休书,他也不会立刻让她走,而是会根据上一世的记忆,将她带到郑家人面前。

毕竟他欠她一条命,总要保证她有命活到见到郑家人。

可命运的神奇之处就在于,他以为他洞察了一切,可没想到的是,她也不再是原来的“她”。

听他说起原身前世的死因,郑清浅有种很微妙的感觉,心里有点怪怪的,但眼下她有个更重要的问题。

“你是经历过这些,所以才知道该避开什么,但为什么连照身帖都要跟人换着用?在来闵州前,程景灏他们不知道你吧?”

之前他进城都会乔装,这个好理解,毕竟他的脸有人会认得,但是名字呢?在他的身份暴露之前,应该没人知道他的名字才对。

墨成章既然决定对她坦白,就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更何况早点跟她说清楚程景灏和程家人的情况,还能防止程家人从她这里下功夫来对付他。

“因为,程景灏也跟我有同样的经历……”他将前世的恩怨娓娓道来。

郑清浅瞪大了眸子,脸上满是不敢置信。

天哪!她居然一下子遇上了两个重生的人!

如果这是一本书的话,那就是男主和反派同时重生,外加她这个穿越的……整个剧情都会崩的吧?

不过,随着墨成章说的越来越清楚,郑清浅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握住了他的手,“等会儿,如果程景灏也是重生的,那他岂不是认识我?”

“嗯,前世我们在程家住过一段日子。”墨成章点头。

郑清浅眨了眨眼,“那我觉得……他可能误会了什么。”

想想看,程景灏第一次见她的情况,那时候他挡在马车前,拐弯抹角的想跟她搭话,此时想来,他那根本就不是想上山求医,而是来确认她的情况的。

程景灏认识前世的原主,可她和原主除了长得一样外,不管是气质还是谈吐,亦或是处事方式,都跟原主大相径庭。

以墨成章的说法,程景灏这样疑心重的,肯定会找人查她,查过之后就更确定她不对劲。

而他本身经历过重生,很大可能会把她的变化归到同他一样的经历上。

换句话说,程景灏每次用那种似曾相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