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的很好。”他坐在杌子上反复说着,房间里的金提鎏金炉里点燃着袅袅香薰,像是能抚慰人的心神一样,又似乎什么作用都没有,只是越发把眼前这个老人显得苍老。

顾昭禾突然发现,印象中的顾家二老,好像经历过这次的事情,确实变老了好几岁。

他们的眼神中没有那种幸福的光了。

这次看她的时候,也没有那种满满的慈爱了。

他们好像……

突然之间变老了,也变得陌生了。

她该早点过来的。

“你们说要带我走,是想带我去哪里?”

“去昌国。”顾一堂坚定道,似乎被顾昭禾这个问题问的重新找到了主心骨,他看向那袅袅香烟,心神似乎都静了几分,“阿禾。”他拍拍她的手,又拉过顾夫人的,“我们一定要去昌国。”

昌国……

顾昭禾在心里默念了几遍。

是巧合吗?

从小在繁国长大,也在繁国出生,在那里做生意的父母如今经历大难清醒之后提到的避风港居然是昌国。

还有余音音……

那个为了逃避被陪葬的命运而去了其他国家的女人,甚至当初死在十三母妃院子里的那个西域男人,也是和昌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更甚者。

还有今日出现的尚洁。

她说为了解开她身上的情人蛊,她也要去昌国。

这样一来,几乎身边出现的,所有能在她生命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人……全都在提到同一个地方,昌国。

当巧合过于巧合,就绝对不是巧合。

顾昭禾看着眼前稍显陌生的父母,“好。”她点点头,“给我几天时间,我和帝尘他们告个别,然后我就和你们离开。”

“我们能走的了吗?”顾夫人却又开始担忧了。

“肯定能。”顾一堂看着顾昭禾,“阿禾不是说了吗,恒定王喜欢的人……不是她,恐怕现在我们在这个府上也并不受欢迎。”

顾昭禾听到这里,心里有些酸涩。

因为顾一堂说的这是实话,“交给我吧,你们先只管养好身体,收拾好东西,随时等我消息。”

“嗯。”

“但是在离开之前。”顾昭禾看着他们,“我想问的再具体一点,我们到了昌国之后会有人接应吗?我需不需要提前想办法花钱安排好?毕竟可能还需要通关文书。”

“不用。”顾一堂摆摆手,“你就这么不相信爹?这点小事还轮不到你来,放心好了,我们已经康复了,这些事情在动身之前都会打点好。”

“嗯。”似乎眼前那条一直迷茫的路越来越清晰了。

只要她敢继续走下去。

就可以看到尽头的曙光。

她点头,退出了房间。

田心等在门口一脸焦躁,“小姐,你可算出来了!”

“怎么了?”顾昭禾觉得现在什么都撼动不了她了,刚刚和父母双亲的谈话已经够震撼了,短短时间内,她居然又要去往昌国了。

田心看她有些漫不经心,着急不已,“小王爷刚才听到你们的谈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