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他可以好好地活下去的,可是非要不信邪的招惹这时候已经发了怒的杨毅,所以他的死,怨不得别人,只能怪他自己了。

扫除了这个障碍之后,杨毅也是没有在原地过多的停留,直接便是冲上了二楼,然而,为时已晚。

一个带着黑色口罩浑身漆黑一片的男人手上持着统一配备的匕首,正抵着莫知那雪白的脖子。

而在男人的前面,则是坐着另一个男人,男人也是带着口罩,手上的匕首灵活的翻转着,不知道两人此时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但是杨毅心想, 也许这两个人现在感觉到非常的得意,因为这一局,是他们赢了。

杨毅的眼中,杀意一闪而过。

其实这两个人也是没有想到,外面将近二十个人都没有能够拦住杨毅,不仅没有杀了他,反而还被全部反杀了。

而且,竟然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其实力,何其恐怖,可想而知。

不过,说到底这一次还是他们险胜,若不是外面那些兄弟拼死拦下了这个男人,恐怕现在的局面就是全军覆没了。

这两个杀手现在心里很清楚,杨毅的实力,远远不是他们能够够得着的。

很显然,莫知现在就是他们能够活命的唯一筹码,所以他们必须要好好地利用才是。

两个人对此都非常的了解,所以才心照不宣的劫持了莫知,希望能够以此来震慑住这个可怕的男人。

当然了,这些心理建设是肯定不能让眼前这个男人知道的,否则他们就彻底的完蛋了。

“不要再往前一步了!否则,我手上的刀可是在渴血了!”

用匕首劫持着莫知的男人声音沙哑到诡异,冰冷的眼神中毫无感情,死死的盯着杨毅,像是对他十分忌惮似的。

而另一个人虽然也是在漫不经心的玩弄着手上的匕首,但是他的状态也是陷入了戒备之中, 一旦杨毅有什么异动,他都会在第一时间做出相对应的反应。

而这两个人不自觉的流露出来的紧张感,已经被杨毅尽收眼底了,轻笑了一声之后,杨毅的目光放在了莫知的脸上。

莫知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这个时候也是害怕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