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到底是谁?”

叶军临跟一头发狂的猛兽。

这也难怪。

因为这辆车的目标人物,并不是苏婉茹,而是苏映雪,敢对他妻子下手?

此人真是活腻味了!

“回老大,我们查出来这个司机是一个无业游民,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服毒自杀了,所以具体有没有人指使他,暂且,暂且还不清楚。”

“无能!”

叶军临一拳砸在墙面上,墙体被砸出一个大窟窿。

“请老大降罪!”

“治你罪有什么用?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立即围绕着那个司机展开详细调查,务必要把背后那个指使者给我揪出来!”

“是老大!”

叶军临挂断电话。

苏映雪和妙玉珠就赶来了。

“军临,婉茹呢?”苏映雪气喘吁吁。

“映雪,你别着急,婉茹她现在已经没事了。”叶军临道。

苏映雪透过玻璃,望着浑身上下伤痕累累的婉茹,心如刀绞,眼泪止不住往下砸。

“军临!”

苏映雪抱住叶军临,“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查出来是谁干的?要为婉茹报仇!”

“嗯!”叶军临眼底划过一抹极致的杀意。

一旁的药王妙玉珠也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老大一旦话变少了,那么就是真动了杀心!

阁主一怒!

天崩地裂!

只怕又要有一场腥风血雨了!

……

另外一边。

燕城最豪华酒店丽思卡尔顿。

豪华总统套房里面。

啪!

玉兰猛扇王崇山一个大耳刮子。

“废物!”

王崇山连忙九十度弯腰鞠躬道:“二小姐息怒!”

玉兰冷哼道:“息怒?这么点小事儿交给你,你都办不妥,你还活着有什么意义?”

噗通!

王崇山跪在地上:“二小姐饶命啊,请二小姐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我一定干掉那个苏映雪!”

玉兰左右扭动一下脖子:“王崇山,我已经给过你两次机会了,你两次都没有把握住!”

“这一次,你要是再把握不住,别怪本小姐心狠手辣!”

话毕。

玉兰手握匕首,刺入王崇山的肩膀里面,鲜血顿时喷涌而出,然而,王崇山愣是一声没敢吭。

因为他知道他只要一出声,这楼下瞬间就多出一具冰冷的死尸。

“滚吧!”

玉兰一脚踹开王崇山。

“谢二小姐!”

王崇山捂着胳膊,一瘸一拐地离开。

身上的烫伤还没好利索,这又被扎了一刀。

等王崇山走后。

玉兰坐在沙发上,拿起一根高斯巴雪茄,叼在嘴里,助手赶忙过来帮忙点上。

“二小姐,我看这个王崇山靠不住,要想灭掉目标人物,还得您亲自动手。”女助手道。

玉兰吞云吐雾,嘴角微微上扬,弹了弹烟灰,“我当然知道这个王崇山不靠谱了!”

“不过暂时我还不能亲自出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让军临哥哥知道,那么岂不是所有计划都落空了?”

“二小姐所言极是,是奴才考虑不周到。不过二小姐,您也恕奴才多嘴,这个叶军临到底有什么地方令您着迷?”

女助手斗胆问道。

“嗯?”玉兰脸色阴沉下来,微眯的眼睛闪过一道锐利的锋芒。

“奴才多嘴!奴才该打!”

女助手连忙跪在地上,不停地抽自己的耳光。

玉兰摆了摆手:“罢了,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让你知道的,很简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