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落幽捂着额头哎呦了声,不满瞪他。

步惊澜轻笑,背靠车壁,缓缓道来。

“本王当年,可没有能把人大卸八块的本事。”

揉着额头,白落幽挑了挑柳眉。

“千刀万剐了吧?”

似他这般记仇的,总不可能会把那些羞辱他的人给放了吧?

步惊澜面无表情看向她,眼神蕴含着不满。

“……”

沉默着,四目相对片刻,白落幽撇了撇嘴角,“好吧,你继续说,我闭嘴。”

他就是心狠手辣又爱记仇,还不乐意被人说了?

步惊澜心里稍有不爽,但随即一叹,如同碧水清潭般的凤眸微微垂落,他忽而自嘲。

“八年前宁国驲汗国联手,本王兵力不足,一战失利,导致边关东媚城被屠,东媚城千千万万百姓被屠杀,即便本王后来打胜了那一仗,仍被万民仇视。”

眉头微微皱起,白落幽凝望着他的眼神,渐渐地多了一抹心疼之意。

即便那兴许是步惊澜的过错,只是哪有人不出错,据她所知,当年要不是靠着步惊澜一己之力,抵抗住了宁国驲汗国,只怕南国早早就已经没了。

美眸微挑,他好似浑然不在意当初之事,出口的话,也实在淡然,如同在谈论着,今晚上吃些什么。

他笑了笑,拿着帕子轻轻的擦着,她后脑勺还没擦干净的鸡蛋液,“他们可不仅仅是扔菜叶臭鸡蛋这么简单。”

难道还丢翔了?

这一句话在脑中划过之时,画面也应声而来,白落幽脸色奇怪。

步惊澜一眼就发觉她脸色不对劲,即便她没有说 也知道她肯定想着不好的事,他用手点了点她的额头。

“不许胡思乱想。”

“哦。”

揉了揉额头,白落幽略有些委屈,怎么她想什么他都知道?

“所以,还做了有多过分的事?”

白落幽好奇地问。

他淡淡一笑,“文者以笔诛之,留青史一记,武者辱之,辱骂本王的诗词可谓天下皆传。”

好人做了一千件好事,无意中做了一件坏事,众人愤愤怨恨。

若是恶人,做了千百件坏事,做了一件好事,众人感激涕零。

这便是现实。

倒映着步惊澜俊美侧容的眼瞳中,渐渐流露出了一抹心疼。

他发觉了,轻轻抚摸着她的面颊,轻声一笑。

“心疼了?”

“嗯。”

她扑到他怀中,点了点头,心中为他宁不平。

“他们真不是人。”

“这南国的天明明是你撑起来的,他们却反要怪你没撑好,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白落幽气恼地说。

放在他衣襟上的手微微握紧,她再度认真的望向他,“所以,你不必为他们豁出性命,若在边关遇险,你能逃则逃,莫要忘了家里还有我等着你。”

清朗俊美的面容渐渐扬起灿烂笑容,认真而又纯粹,他点下了头,如同对她承诺一般。

“好,日后本王只为你而活。”

真乖啊。

又乖又好看,白落幽突然觉得自己还挺庆幸,能选到那么个漂亮听话的好郎君。

见他笑得如花般好看,白落幽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发。

“乖。”

步惊澜取下她的手,稍有不满。

“本王怎么觉得你把本王当成狗了?”

白落幽沉下脸,“胡说。”

顿了顿,她不禁一笑,补了一句,“明明是猫。”

平日里爱炸毛的猫。

说来还挺像,毕竟他脾气阴晴不定,偶尔无缘无故就生了气。

步惊澜轻哼,极为不满的掐住她的脸。

“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