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云,冷风,飘雪。

行走在大街上,每一脚下去,都发出一道咯吱的声响,半只脚深深没入了积雪当中。

陈阳独自走在前面,一声不吭,不知在想些什么。

杨虎与陈帅跟在后面,相对无言。

很多事情,他们根本插不上句,更插不上手。

“杨虎。”

不多时,陈阳晃了晃脑袋,没有再去想老国公说的那些话,吩咐道:“查一下楚震霆葬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他。”

老大,他没有被安葬。”

杨虎几步向前,打开手里的油纸伞,遮挡在陈阳的头顶,如实说道:“他的尸首,就安放在药宗的一个冰窖中。”

嗯?!

陈阳挑眉,颇为不解。

“我问过曹劲雄,他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杨虎接着道:“可后面我听说,他们是希望老大你能参透药典,然后将楚震霆救活。”

陈阳:“……”

“后面我一寻思,老曹之所以不与我说,应该是不想无形中给你增添压力。” 杨虎颇为无奈道。

陈阳抬起一根手指, 杵了杵眉心。

一时之间,倒是忘了药典这门奇门医技,就在自己身上的事实了。

之前,他不是没有尝试参悟药典。

可实属艰涩难懂,否则的话,堂堂药宗这么大一个势力,又岂会在数百年内,无一人能够参悟?

“看来,我还是得多花点时间在这上面了。”陈阳呢喃道。

“师兄……”

陈帅在踌躇了一下之后,走到陈阳面前道:“我还是想出去闯一闯。”

言简意赅。

“可以。”陈阳拍了拍陈帅的肩膀,“要是遇到什么困难,千万不要硬抗,记得让人来通知我。”

“好。”

对着陈阳恭敬行了一个礼,陈帅果断转身,很快消失在了风雪当中。

“他始终想着,有朝一日能给老大你带来帮助,替你分担一些。”杨虎颇为感慨道:“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他。”

陈阳岂会不知道这些?

而且他相信,要是没有陈帅这么一个人的话,杨虎也会这么做。

终究是多年的好兄弟。

“走吧,跟我去个地方。”陈阳招呼了一声道。

……

距离红河不远,有一座面积算不上多大,但却极为豪华的庄园。

外面冰天雪地,院子里却是花团锦簇,百花争相斗艳,一片生机勃勃,春意盎然的景象。

然而,此刻在主大厅中,气氛却是十分压抑。

跟外面这些景色格格不入,更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压低一个大境界击杀丁一峰,实力全开,不费一招一式便将丁洋那个老家伙重创!”

端坐在大厅首席,身穿一袭灰色长袍,本尊正是李云汝的老者,面色阴沉似水,“想不到,这个家伙非但没有死,反倒实力大涨。”

“此子,留不得!!”

“留着他,迟早是个祸害。”

旁边立马有人出声附和,犀利的言辞当中,充斥着一股滔天的戾气,以及喷薄的杀意。

“我何尝不知道?”

李云汝冷冷道:“问题是,如何杀?”

这话一出,现场顿时没了声音。

是啊,如何杀??

先不说老国公,裴天武等这些傲来国本土的老怪物,仅仅是陈阳那一身强横的战斗力,就足以让他们头疼不已。

最关键的是,李云汝被老国公重创,实力早已不复巅峰。

想要主动出击,找机会击杀陈阳的希望也破灭了。

“我这里倒是有个办法。”

不多时,死寂沉沉的现场,骤然响起了一道淡淡的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