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聘已在当阳桥前构筑好防御阵地,魏军没有热气球没有重武器,就连随身携带的手榴弹也在先前的大战中消耗不少,对壕沟里的汉军根本构不成威胁,想拿下壕沟阵地只能用人命去填,大魏兵力再多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

曹操无奈,只能眼睁睁看着汉军渡河,同时命大军退到火炮射程之外扎营,静等后续援军。

大营扎了不到一半,斥候从西南方向返回,快马跑到曹操面前拜道:“陛下,诸葛亮率领五万大军沿江东进,到了夷陵转道北上,直奔我们而来,距此不足五十里。”

曹操闻言脸色大变,蹙眉道:“蜀中大军早已调到荆州,诸葛亮哪来的五万人?”

前几天锦衣卫才汇报说诸葛亮只有三万大军,又从哪冒出来两万。

况且巴蜀兵力有限,被刘备调来一批,镇守汉中一批,可供诸葛亮调配的并不多,除非诸葛亮穷兵黩武。

斥候摇头表示不知,郭嘉却苦笑道:“陛下莫非忘了还有南中蛮族呢,另外前几年诸葛亮修南磐公路,命无当飞军深入蛮荒搜刮哀牢国土著,这群土著哪是无当飞军的对手,纷纷被押回成都与汉人联姻融合,哀牢土著本就是与汉人肤色相同的人种,被诸葛亮精心汉化多年,早就与汉人没什么两样了。”

“还有传言说,哀牢国土著在成都生活两年后又被诸葛亮送回了山林,这群见识过大汉富庶的土著回到家乡自然会心想伪汉,再被前去历练的大学生一忽悠,后面的事也就显而易见了,我若是诸葛亮,定会在哀牢的大山里修建军事基地,训练哀牢百姓,关键时刻以做他用,哀牢国是部落联盟制,已知的部落就有七十八个,未知的鬼脂肪有多少,每个部落纠集一千人,总数也是很恐怖的,所以诸葛亮征召五万大军不奇怪。”

这是实话,长江以南的蛮族众多,单单会稽郡内的山越就搅的地方不得安生,大汉立国四百年,每任江东官员都将平定山越当做头等大事,直到刘备上位才将山越彻底抚平,除山越之外,十万大山里还有许多其他种族,近几年大山以南又发现了许多此前从未见过和听过的土著,这些土著都是伪汉的兵员。

曹操咬牙切齿的说道:“撤吧,后撤三十里扎营,等高顺大军到了再做分说。”

刚才大战一场魏军损失不小,汉军援军又已赶到,继续耗着魏军不但没有胜算,还有可能导致全军覆没,必须后撤以保万全。

可想撤退也不是那么简单,先前大战制造了不少伤兵,有魏军有汉军,这批伤兵曹操不愿舍弃,随军的医生又有限,轻伤还能处理,重伤号可就麻烦了,连碰都不敢碰。

曹操无奈,只能退到战场耐心守护,同时派人快马加鞭赶往后方,让医务营加紧赶到。

关键时刻还是儿子给力,斥候离开不到一个时辰,十几辆拉满医生和药材的卡车赶到,领头的正是曹昂。

曹操得知大喜,立马前去迎接,卡车行到近前停住,曹昂从副驾驶跳下,来到曹操面前,看着狼藉的战场说道:“爹,又打了一场?”

曹操苦笑道:“没带重武器吃了点小亏,不过俘虏了汉军不少伤兵也算赚了,先救人吧。”

长坂坡一场大战,汉军阵亡六千多,留在战场的伤员也超过一万五,全部救下同样是一笔可观的财富。

曹昂回头喊道:“陈晨,快点救人。”

襄阳的重伤号还需要观察,施图留守没来,此次由他和陈晨带队。

战场救治这种事医务营早就总结出一套快速有效的流程,先给伤员分类,哪些需要紧急救治,哪些可以缓缓,哪些还能扛几天,分好类之后先紧要紧的来,无需曹昂亲自跟着。

曹昂望着战场苦笑道:“大战很激烈嘛。”

曹操不愿多谈,更不愿让曹昂知道他差点被打成筛子的事,转移话题道:“你怎么来的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