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修!你怎么了?赶紧醒醒啊!别吓我!”

我把灯打开,过去抱着浑身是血的阎修,摇晃着他的身体,就看见原本还是人形的他,从腰部往下慢慢变回本体,布满金芒色龙鳞的尾巴上,又在往下滴血。

浓黑黏腥的血迹染红了我的床单和被子,我的睡衣也被染的斑斑驳驳,像个血人似的。

阎修苍白着脸,倒在我的怀里,双眸紧闭,一动不动。

这次他伤的特别重,前几次,他只有尾巴上会冒血,现在他整个身子都像是被什么东西刺破了,黑色泛着腥味的血液正从他身体上的毛孔里,一汩汩往外冒。

我拍着阎修的脸,喊他名字,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身体的温度也低的可怕,比之前丢掉魂魄的养母还要冷上许多。

他这样……该不会是死了吧?

可我也没对他做什么啊?不就是骂了他几句吗?他一个天神,不可能骂几句就受伤了?

他身上的血一直往外喷溅,我都来不及处理,只能把他放下,找来医药箱,拿出纱布,把他的整个身子给包裹住。

他现在是半人半龙的状态,给他包扎的时候,贼费劲。

约莫一个小时后,我把阎修包成了木乃伊,又把他的脑袋枕在我的大腿上,仔细的给他擦着脸上的血迹。

擦完血,我又拿出手机,给顾茉茗打去电话,想问问阎修的伤是怎么回事,我该如何做才能让他减轻痛苦。

可当我刚拿出手机,就听见阎修虚弱的喊我:“叶儿。”

“我在呢!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流了那么多血,很疼吧?”我把阎修扶起来,拿靠枕给他垫着,急的都要哭了。

“叶儿,我没事……”

“屁的没事!你不要说话了,先休息。”

阎修这会儿虚弱的,连说一句完整的话都费劲,我见不得他难受,但又做不了任何事,只能干着急的抹眼泪。

心里有些埋怨阎修,他怎么什么都不肯跟我说?就算他不喜欢我,但我们也认识挺久了,做不成情侣,当个朋友也行啊。

他这种情况出现了不止一次,之前病发时,他还不准我看,每次都把我骂跑!

现在他连斥责我的力气都没有了,我也不是傻子,阎修如今的状态,已经是差到极限了。

“叶儿,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吗?”阎修想伸手给我抹眼泪,可他的身体全被我用纱布裹住了,只能把脸凑过来,用他的舌头给我舔舐眼泪。

妈的,这个老家伙,他怎么这么不听话?

让他不要说话,他非要说,就不能等身体好点再说吗?

“我现在不想知道,我只希望你能恢复过来,你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做,才能让你不难受?”我抹了把眼泪,看着满身伤痕的阎修,心疼的要命。

阎修轻轻一笑,对我说:“叶儿,我爱你。”

我:“……”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我瞬间怔住,阎修往我的方向凑过来,继续说:“我和妖族公主的婚约的确存在,在三界六道中,所有的妖魔仙神都认为我们是一对,但叶儿,我对她真的没有一丝情意!我没碰过她,也不承认她是我的女人!

我知道,你一直都很介意我和妖族公主的婚约,之前我不想理会他们,可妖族为了逼我现身,不惜对你以及你妈下手,今日一早我确实去了妖族,我答应过你,会给你妈找回魂魄,魂魄并不在蛟的手里,而是被妖族公主控制了,她想见我,我想救回你妈,所以我必须见她。”

“那你和她待了一整天?有没有发生过什么?”

妖族公主能逼着阎修去妖族见她,肯定也有办法逼着阎修和她好。

阎修花了一天的时间,就把养母的魂魄带回来了,事情进展的这么快,我不禁怀疑,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