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鹤晴慌了,有些不知所措。

这些黑衣人现在出现,肯定是为了她手里的兵符,他们来路不明,怕是比呼延骏还不好对付。

“别怕。”男人见姚鹤晴惨白如纸的脸,声音温和了几分。

对上男人璀璨的星眸,姚鹤晴瞬间泪流满面。

那人目光一冷,手里的匕首就要抹了那掌事太监的脖子。

“别杀他。”姚鹤晴脱口而出。

她虽然很这掌事太监不熟,但想来是呼延骏身边最得力的人,他要是死了,呼延骏肯定会生气,且这太监对她一直都是很恭敬。

男人有些不约,但还是收了匕首,一脚将那掌事太监踹下了车,然后驾车离开。

那掌事太监早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回神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趴在地上的,门牙掉了一颗,但是胳膊腿都全乎着,脖子也好好的,不禁松了口气,朝着姚鹤晴的方向磕了个头。

马车火速出了皇城,有冷昊驾车,男人扯了面巾就进了马车里。

“你怎么来了?”

男人那张风华无双的俊脸映入眼帘,姚鹤晴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

楚南倾将人紧紧的搂在怀里:“我不来,难道等着你嫁给呼延朔?”

“不是没拜堂么。”闻着男人身上淡淡的冷香,姚鹤晴擦了眼泪,哽咽着。

男人冷哼:“我们还没拜堂呢,该办的事也办了。”

姚鹤晴老脸一红,不知该说什么,只将自己的脸埋在他健硕的胸膛。

“我还要去取兵符。”

忽然想起件重要的事,姚鹤晴急忙开口。

楚南倾没说话,抬手摸了摸她被树枝划破的脸颊:“这是怎么回事?”

“不小心划的。”姚鹤晴握住他的大手,觉得无比安心。

“怎么不小心些……”楚南倾心疼的将人紧紧的搂在怀里,低头就要吻上她的唇。

“嘶……”

姚鹤晴倒抽一口冷气,之前她的腰扭了一下,还没好。

“怎么了?”楚南倾见状立刻扯开了姚鹤晴的衣带:“我看看。”

“没事,就是之前不小心扭了。”姚鹤晴挣扎着,想要将人推开。

可是楚南倾执意要检查,掀开衣裳,就见她白皙的肌肤上有青紫痕迹,像是……

楚南倾脸色一白,一把将怀里的女人推开,满眼的杀气:“他对你做了什么?”

姚鹤晴的肩膀狠狠地撞在车壁上,原本恢复血色的脸顿时又白了起来。

姚鹤晴咬唇,委屈巴巴的瞪着他不说话。

楚南倾心如刀割,见她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又有些不忍:“放心,我一定让呼延朔生不如死!”

姚鹤晴咬牙,强忍着将人踹下马车的冲动,沙哑着声音问:“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脑海里浮现出呼延朔跟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的情形,楚南倾握拳的双手青筋暴起,眸子猩红:“不会。”

虽然他很介意,可是这件事毕竟姚鹤晴也是受害者……

他虽然很难过,还是安慰:“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姚鹤晴冷哼:“随口一说,谁不会。”

她要是真跟呼延骏有点什么,楚南倾不嫌弃她才怪,毕竟他又不缺女人。

楚南倾将身子靠在角落里,有些落魄:”我怎样证明你才能相信?”

姚鹤晴眸色一转,忽然凑到楚南倾跟前,抬腿直接坐在了他的身上。

“除非你跟我,做一次……”

说着,她就吻上了楚南倾的唇。

毕竟她跟呼延朔已经有了那种关系,想起她的唇被那个该死的男人尝过,想起他们在一起……

怒火攻心,喉咙一热,一口血吐了出来。

那猩红的血液染红了姚鹤晴的唇,血腥味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