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神不宁的回到了养鸡场,想打白玉杰的手机问问情况,又恨自己去年赌气把白玉杰的名片给扔了,根本联系不到他,每次联系他都是王胜春打。

想到这里他又酸了:王胜春却记得他的手机号。

王胜春跟白玉杰到了县里,先去了收容所。

今天是周末,孩子们都在家,今天赵露露不在,听阿姨说她今天去相亲。

没周末课了,孩子们都在屋里玩,康康跟妹妹坐在角落里手拉着手说话。

王胜春悄悄走到他们身边,听到兄妹俩居然在起誓,哥哥说:“妹妹,咱们没有爸爸妈妈了,没有奶奶了,以后我们俩永远不分开,哥哥永远保护你。”

妹妹说:“嗯,我也永远不离开哥哥……”

王胜春抱紧了两个孩子,她轻声问:“康康,圆圆,你们想有自己的家吗?”

康康小嘴撇撇嘴想哭,但又像个男子汉般脖子一梗,头一仰说:“等我长大了挣钱买房子,我们就有家了。”

圆圆听了忽然嘴一咧,哭着叫:“哥哥,我想回家……”

这些孩子虽然如今不缺吃不缺喝,但是他们心底里还是希望有家,有大人。

这跟人老了是一样,养老院生活再好,也想留在儿女身边,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

王胜春跟白玉杰出了收容所,让白玉杰用手机联系了那位外地商人,外地商人夫妇很懂事,就邀请他们去他家说话。

也是想让他们看看他家的条件。

外地商人的房子不在市区,在离县城有一里多地的郊区,他们在那里买了一块地,盖了一栋三层小别墅,在这个年代绝对是豪宅。

他们家还有保姆,有司机,明显这个商人是富商。

富商姓廖,她就称呼他廖先生。

王胜春仔细打量廖先生夫妇,廖先生四五十岁左右,像所有男人一样身体有些发福,头发也夹杂着白发了,一双很睿智的眼睛,但眼神并不逼人,相反很温和,没有暴发户的自高自大。

王胜春对他的印象很好。

他妻子是个亭亭玉立的女人,皮肤有些苍白,看起来身体不是太好,但保养的很好,看起来三十岁左右。她气质温婉,语气和善,她亲切的招呼王胜春跟白玉杰喝茶。

王胜春对女主人印象也不错。

“不客气廖太太,我们今天来就是聊聊圆圆的事。”王胜春说。

白玉杰解释:“王胜春小姐是圆圆兄妹俩的监护人。”

廖先生夫妇随即都诚恳的跟她表示他们是真心喜欢圆圆,收养她会视如己出的。

王胜春看看这个大大的客厅,就笑笑说:“对不起廖先生廖太太,我作为圆圆的监护人得仔细打听你们的家庭状况,比如,你们家里有孩子吗?为什么想收养孩子?”

廖太太低下头,苦涩的一笑说:“没有,我不会生孩子,努力了二十年了,只好放弃。”

王胜春抱歉的说声对不起。

廖太太轻轻一笑说:“没什么,这又不是什么秘密,这是我们的生活现状。而且,我也很幸福,因为我先生从来没有抱怨过我,对我一如既往的好,是我觉得欠同一个孩子,才提出收养孩子的。

其实,我觉得我跟圆圆很有缘分,那次我先生开车拉着我回百货大楼买东西,车就那么在收容所附近熄火了。我们找人推车,就遇到了收容所的阿姨,她正领着几个孩子在地里挖野菜,我一眼就看见了她身后大眼睛,小嘴巴的圆圆,我一下子喜欢上了。得知他们都是孤儿,我就想收养她,想不到,我先生听了也欣然同意,说他也喜欢上了那个大眼睛的小女孩。”

她说起圆圆满脸的温情,那脸上泛着母性的光辉。这是装不出来的。

廖先生跟王胜春说着他的优势和想法:“王姑娘,白先生,我家的条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