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派出所,陈振搭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莆田路,林荫夹道,高大的梧桐树像是一个卫士笔直的挺立在路的两旁,将炙热的阳光遮挡起来。

陈振下了车,经过一番打听终于找到了莆田路100号,这里比陈振想象的还有破旧很多,几栋筒子楼,街道因为年久失修,变的坑坑洼洼,楼道里传来了嘈杂的争吵声,这种筒子楼在八十年代十分的常见,七八口子人挤在一间四五十平米的房间里,炒菜上厕所都有公共的地方,一到了中午大家就会为了争个先后吵上半天。

陈振根据筒子楼上的编号,来到一处破旧的厂房门口,厂房旁边的路牌上清晰的写道:莆田路100号!

“是这里了,”陈振低语了一声,然后,拍了拍斑驳的铁门。

“砰!砰!砰!有人吗?”陈振冲着里面喊道。

“是谁啊?”一个高亢的带着一股霸气的声音传来。

陈振没有言语,几分钟,铁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光头男子一脸狐疑的望着陈振说道:“你找谁?”

“找你们老大!”陈振淡淡的说道。

“你小子是谁啊?我们老大是你随便就可以见的吗?”光头男一脸傲慢的说道。

“我是陈振!”陈振回答道。

“什么,你是陈振!”光头男子先是一惊,接着,伸手去抓陈振的胳膊,不想被陈振轻松的避开了,这几天陈振的名字经常被老大念道,而且,昨天还是他带人去砸了陈振的修理铺的,他没有想到陈振居然敢送上门来。

“不用动手,我自己会走,今天,我就是专门来找你们老大的。”陈振不卑不亢的说道。

“好小子有种跟我来吧!”光头男子赞赏的说了一句,然后,走进了工厂。

厂房里停放着几台摩托车,还有一些健身器材,一群不怀好意的小混混打量着陈振,他们个个面色凶狠,有的人手中的木棍在水泥地面上敲的当当直响,他们想要向陈振示威,可是,陈振压根就不吃这一套,他镇定自若的跟在了光头男的身后,来到了工厂的二楼,这里以前应该是行政部门,每一个房间上写着:财务,部门主管,经理等字样。

光头男走到了经理字样的房间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轻声的说道:“老大,有人找你!”

“砰!”的一声巨响,房门被一件重物砸中,光头男子吓了一个哆嗦,紧接着,房间里传来愤怒的声音。

“你他妈是不是想死啊!知道我办事的时候不想被人打搅!”

“可,可是,这人自称他是陈振!”光头男子结结巴巴的说道。

接着,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凌乱的声音,片刻房门打开了,一个身材魁梧,露在外边的肩膀上刺着一个布满獠牙的虎头,另一个肩膀上刺着一个诡异的骷髅头,看起来非常的狰狞可怖。

这几天,他正在为了刀疤男的事情烦的焦头烂额,先是派人砸了陈振的自行车,然后是修理铺为的就是恐吓陈振放了刀疤男,毕竟四万块钱并不是小数目,而且,一旦把刀疤男逼的狗急跳墙了,自己也会被牵连进去的。

雷龙打量了一眼陈振说道:“有种,敢一人来我这里,兄弟,我也是替人办事,俗话说:拿人钱财给人消灾,我看这件事情嘛!只要你答应放了刀疤取消赔偿的事情,咱们的恩怨一笔勾消,以后我不会再去找你的麻烦,你看怎么样?”

“呵呵!雷老大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那边拿钱,这边砸了我的铺子,一句话,就想让我放人,哪里有这么简单的事情。”陈振冷笑着说道。

雷龙顿时脸上布满了寒霜,眼神阴鸷的望着陈振说道:“那你想怎么办?”

“很简单,只要你让刀疤供出幕后的主使,我答应不再追究赔偿的事情!”陈振说道。

雷龙说道:“不可能,凭你一个小小的修理铺的老板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