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之后,桂夫人就问草民府里现在能拿出多少银子,草民大致算了算,差不多能有十万两。桂夫人说这跟贼人要的赎金相差太远,让草民开库房取银子。”施管家顿了一下,“府里的密库中确实存了些银子,但老爷说过,那些银子是绝对不能动的。”

施管家没再往下说,明若也明白,再往下就是施府的秘辛了,施管家应该不会轻易与外人道说的。

“那后来呢?”明若又问。

施管家努力回想,脑中却是一片空白:“草民……想不起来了……”

“哦。”果然,被操控后的记忆还是缺失的。

明若琢磨着,除了催眠之外,是否可以通过药物来‘找回’缺失的记忆呢。明若决定回去后,再好好研究一下。

明若还在思忖制药的可行性,几人就来到一处院落前面。院门紧闭,银墨正用大爪子挠着门。

“这是……桂夫人的院子!”施管家吃惊不小,连忙上前拍门。

门里有小丫头道:“谁啊?”

“我是管家施旺,快开门!”施管家语气急迫。

“夫人出门前有交代,除了夫人回来,其他人来一概不许开门的。”小丫头理直气壮中还带着几分傲慢。管家又怎么样,现在府中她们夫人才是最大的。

司皓宸打了个手势,秦默翻墙进院。

只听那丫头喊:“你是什么人?”

“再妨碍衙门办案,把你们统统抓大牢里去!”秦默拨开门栓。

门一打开,银墨一狼当先,吓得秦默嗷一嗓子,飞身骑到了墙头上。

明若无语望天,他们这个探案小分队,简直是……太丢脸了有没有?

银墨现在有正事要办,也懒得跟秦默叽歪,径直往正房里冲。

“哎哎哎,你们这是做什么的,这是夫人的卧房,外男不得擅入。”一个衣着体面的大丫鬟拦在门口。

‘嗷呜’‘嗷呜’银墨先从气势上震慑对方。那丫鬟吓得脸都白了,却还哆哆嗦嗦地挡在门前。

施管家只得开口:“这几位贵人是来办案的,还不退下。”

“我……我只听夫人的……”丫鬟的语调带着颤音。

“成全她。”司皓宸冷冷开口,“顺便把楚沉舟叫来。”

有暗卫出现,把那丫鬟一掌打晕,提着就往前头楚少卿问口供的地方去了。

初一一脚将房门踹开,银墨便冲了进去。明若怕这屋子里有毒蛊毒药,把玲珑放了出来。

银墨直接进到内室,用爪子狂挠床榻。顿时丝帛棉絮满天飞,银墨以自身实力,奠定了拆家能手的江湖地位。

“银墨。”司皓宸唤了一声。

银墨马上住爪,从床榻上跳下来,乖乖地待着。

初一在床榻四周摸索许久,也没找到什么机关。明若打量着这间像是被金石玩器堆砌起来的房间。

几乎是同时,明若和司皓宸都走到了妆台前,目光落在一只白瓷花瓶上。

这只素白的花瓶,显然与屋里其他闪闪亮亮的陈设极不相符。

司皓宸伸手去拿,那花瓶果然是与台面连在一起的。他左右转了转,只听一阵咔嚓咔嚓的声响之后,床榻上的床板忽然沉下去,上面的被褥枕头也跟着掉了下去。

施管家都看呆了,但秦默和初一反应倒是很快,直接下去查看。

“王爷,三个人都在下面。”秦默的声音从下面传来,还带着些许回声,可见这地下被挖了很深。

秦默和初一很快就把三人弄上来了,施老爷和施夫人都昏迷不醒,只有施公子还算清醒着。

但在黑暗中待了太久,眼睛被光线刺得睁不开。

初一把堵着施公子嘴的布巾取下来,他的声音十分虚弱:“娘……救……救……我娘……”

明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