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战淡淡一笑,道:“仓蟒,你觉得本帅看到了什么?”

仓蟒沉默,跟着大笑了几声,道:“萧帅说笑了,还请到会议室详谈。”

半晌,萧战和仓蟒在在会议室内见面。

开门见山。

仓蟒一边喝茶一边开口问道:“萧帅,天子当真怀疑我们西蟒战区有叛国迹象?”

萧战挑眉,淡淡的说道:“根据密报,是这样的。但也有可能是敌国势力渗透进来,进行了挑拨离间,想要离间天子和西蟒战区。”

闻言,仓蟒愤怒的一巴掌猛地拍在桌面上,怒喝道:“一定是敌国势力的渗透!可恶!实在可恶!居然还敢诬陷我们西蟒战区!本帅的西蟒战区,为龙国立下汗马功劳,从未有任何叛国之心!还请萧帅向天子带话,本帅的西蟒战区,誓死守卫龙国!”

萧战点点头,道:“自然,西蟒战区的功劳,龙国将士,有目共睹!仓蟒主帅的功绩,天子自然也明白。既然没什么其他事,那本帅就先走了。”

“萧帅不多停留几天?本帅也好带着萧帅仔细的视察西蟒战区。”

仓蟒淡淡的笑道。

萧战摇摇头,道:“不必了,我相信仓蟒主帅。”

说罢,萧战起身,直接与仓蟒告别,而后迅速的登上了专机,离开了西蟒战区。

看着天空离开的专机,仓蟒站在总指挥部前,面色瞬间冷凝下来,对身边的总参谋长,道:“立刻联系三国的将军,本帅有重要军情商量!”

“是!主帅!”

那总参谋长迅速的安排下去。

而此刻,专机上的萧战,脸色异常的凝重。

“龙王,出什么事了?”龙麟问道。

萧战蹙眉,问道:“你觉得仓蟒有没有叛国的心?”

龙麟想了想,道:“属下不清楚,但是仓蟒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不好。他不像一个忠于职守的人,倒像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

听到这话,萧战点点头,道:“去龙京!”

四个小时后,凌晨十分,萧战的专机降落在了龙京军用机场。

而后,他登上了专车,迅速的来到了天子阁,见到了天子。

此刻,天子披着风衣,坐在棋盘跟前,看着棋盘上的棋局。

对面坐着的,就是萧战。

“你觉得仓蟒如何?”天子此刻开口问道。

萧战眉头一凝,道:“非我族人,其心必异!”

闻言,天子蹙眉,手中的棋子久久未曾落下。

而后,他起身,站在窗台边,看着外面的夜景,道:“老夫明白了,你先下去吧。”

萧战起身,离开了天子阁。

“龙先生。”天子轻声喊道。

龙先生从门外走进来,问道:“天子,有什么吩咐?”

“你亲自去一趟西蟒战区,正告一下仓蟒,若是他不听劝,直接斩杀!”

天子道,眼中闪烁着滔天的寒芒。

龙先生闻言,点点头,转身直接离开了天子阁。

而这边,萧战从天子阁出来后,便直接离开了龙京,返回了江中。

西蟒战区的事情,已经不是自己可以插手的了。

这是属于龙国内部的事情,天子会处理好。

所以 ,萧战也没在龙京久留,而是回到了江中。

平淡的日子,过去了半个月。

这期间,萧战一直在家里陪着姜雨柔,一边研究《天山书录》的残卷,一边教导姜雨柔一些基本的防身术。

不得不说,姜雨柔脑子灵活,而且天生就是练武的料子。

这段时间的防身术的指导,姜雨柔学得很快,消化的也很快。

再加上萧战利用飞针给姜雨柔贯通了气脉,加快了姜雨柔练武的进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