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噼里啪啦一顿骂,把白灵骂的面色通红,哑口无言。

“闭嘴,你知道什么,如果灵霄真的不想和我上床,他大可以拒绝,但是他没有,这就是他的错。”

系统真想把她的脑子撬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佛(f)鹅(e)呢(n)。

合着按照她的说法,自己看上了一个男人,非要跟人家结婚生子,等婚也结了,孩子也生了,突然发现自己不爱他,就反咬一口对方强.奸。

这特么搞笑呢?

因为和智障说话是永远说不过的,两个人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他们此番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讲道理,就是为了让白灵痛苦,让她亲眼看着白家人互相撕逼,而束手无策。

“白灵你记住,今天只是个开始。”系统撂下这句话就带着团子飞走了。

白灵抓着留影镜,要怎么办才能救夫君和儿女,到底要怎么做灵希这个小杂种才肯放过他们。

难道真的要她跪下来求她,她才满意吗?

留影镜里,白泽的样子太可怕了,脸上的肉都被咬掉了好几块,血淋淋的。

灵力禁区不能用法力,他们父子三人就相当于凡人一样。

白泽不能用法力医治自己,只能靠身体的自愈能力慢慢愈合。

可是身体自行愈合是非常慢的,又没有药物的辅助,白泽可谓吃尽了苦头。

加上人的嘴里带有细菌,白泽脸上的咬痕深的地方迟迟不恢复,有的地方都开始发臭腐烂了。

就算白泽以前是个护妹狂魔,可是到了此时此刻,他那点爱护妹妹的心思也荡然无存了。

对白仙仙的恨都快超过了灵希。

白泽清楚的知道,自己如今的结果,全都是白仙仙造成了。

因为白仙仙要踩踏灵希历劫,他才陪着到下界对付灵希。

然而事与愿违,灵希越挫越勇,不仅没有被他们打压而死,反而将他们白家踩到了泥里。

白泽现在最恨的有三个人,灵希自然是其一,第二就是自己母亲白灵,其三自然是白仙仙。

他面色阴郁的扫了白仙仙一眼。

这个时候,白仙仙已经醒过来了,正坐在地上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从她狰狞的面色就知道,肯定没想好事。

白棋自从来到了灵力禁区就没断了叹气,他再次叹息一声,问白泽道:

“泽儿,你的脸怎么样了?”

白泽没说话,因为他只要一说话,就都是芬芳词汇,又用不了神识,所以只能选择不说。

他不说,白仙仙却突然开口了。

“父亲,你说这话是给我听的吧!觉得我出口太重了?”白仙仙回过头来,眼睛里黑漆漆的,甚至都看不到白眼球了。

她的异常,通过这几天的近距离接触,白棋和白泽终于看出不对劲儿来了。

白仙仙这是入魔了。

入魔的她性格变得特别变态,就像现在。

白棋明明是在关心白泽,而白仙仙那敏感的神经却认为对方是在怪罪她。

白棋连连摇头叹气道:“仙仙你误会了,父亲并不是怪你,只是想要关心你哥哥。”

“哦?难道我哥哥脸上的伤不是我咬的?”白仙仙眼眸黑的都要滴出墨来了。

白泽坐在一边听着,双拳紧握,气的浑身发抖。

就算是入魔了,白仙仙怎么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

白仙仙的一再追问,让白棋也有些厌烦。

本来被困在灵力禁区里就已经够憋屈了,白仙仙还这般无礼取闹,再好的脾气也得被憋疯,被气疯。

白棋深呼吸一口气,想再好声好气解释一次。

但是,就是他吸口气这样的动作,也刺激到了白仙仙。

她呵呵冷笑着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