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人了。”

温辛说的话,得到了爷孙的一致肯定。

温柔想跟扶灵学画符,虽然扶灵也曾交过她一些,但都是流于表面的东西,深奥的一点都没有交,她不会怪人家,毕竟那是人家压箱底的东西,但她想学是真的。

温暖也是这样想的,如果可以和阵师大人学习的话,怎么样她都愿意。

爷孙四人合计来合计去,好像都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好东西。

温辛眼珠转了转,忽然想到个东西,但是他没敢直接说,而是道:

“爷爷,我想到咱们有一个东西,如果给灵希的话,我想她肯定愿意交咱们。”

“什么东西快说。”温柔急切的问。

温暖瞪着大眼睛,一脸期待。

而温泉根本不需要问,以他对温辛这个孙子的了解,只看他的眼睛,就从里面读懂了什么。

“辛儿的意思是以咱们神龟族的境珠作为交换条件?”

温辛嘿嘿一笑:“还是爷爷了解我,您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温泉沉吟了一会儿道:“理论上来说,想让人家把真才实学交给咱们,确实要拿出大一点的好处才可以,但境珠是咱们神龟一族的宝贝,如果送出去之后,就永远也不属于神龟族了。”

“我的爷爷,人家炼丹、画符、布阵、炼器的技术加起来难道还比不过一个境珠?咱们守着个破珠子,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有啥用,还不如作为人情,交换需要的本领。”温辛说着,转头攒动温柔和温暖:

“你们两个觉得呢?”

“我觉得这个主意甚好。”温柔点头,一脸认真。

相比境珠,她更在意画符。

温暖和温柔一个想法,宝石绿一样的大眼睛,希冀的看着自己爷爷:

“爷爷,暖暖觉得哥哥说的对,我愿意用境珠换华熙阵师收我为徒。”

三个孙子同意了,温泉也就不纠结了,更主要的是,他这个八品炼器师,也好希望可以得到沈依依这个九品炼器师的指点。

温泉在和自己孙儿们差不多年纪的时候就是八品炼器师,结果过去数千年,还是八品炼器师,一点进展都没有。

如果用境珠可以换炼器品阶增长的话,那简直不要太直了。

爷孙四个打定了主意,等下次见灵希的时候,就把境珠奉上,以此来表示他们神龟一族,是真心实意要和灵希等人结交朋友的。

所以,各位大师们呀,你们就别藏私了,我们是正儿八经,真心实意想要学习的。

这件事他们已经提上了日程,等到合适的时机就和灵希说。

天界一片平静,仙人们该干嘛干嘛。

神兽一族的人全都沉浸在修炼中,只有散仙盟还是和以前一样热闹,叫卖叫买的都有。

困扰了灵希许久的丹药问题已经被她解决,她并没有就此把炼丹放下,继续研究丹药。

研究什么呢?这次她打算用勾魂夺魄孕子丹对付白家人,但是这个丹药需要改进一下,

灵希从脖子里拿出那枚水滴形的玉坠,玉坠里的血液依旧那么鲜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