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蓁挂断电话,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了解脱。

这是对她而言的解脱,也是对秦泽楷而言的解脱,倘若一直纠缠下去,只会成为永远也打不开的死结,如今秦泽楷总算做了个明智的决定。

鹿蓁这心里,还是为秦泽楷非常高兴的,他终于从他画地为牢的圈子里面走出来了。

随后,鹿蓁这才提着包包,换上鞋子出门,去了跟傅慎承约定的地方,她倒是要好好看看,傅慎承这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到底又要玩儿什么名堂。

夏日炎热,鹿蓁将车停在路边,一路小跑进咖啡厅,仍旧有些汗渍溢了出来,足见这天气是有多炎热。

她走进咖啡厅抬头,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正中优雅喝着咖啡的傅慎承,没办法,傅慎承实在是太耀眼了,耀眼的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忽视。

顿时,鹿蓁这心里就更焦虑了。

怎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沧海桑田,她望向傅慎承的目光,竟然始终不减当年,这说起来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鹿蓁脸色微变,心态也跟着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化,她坐在傅慎承对面,只想着速战速决,“你不是准备了合同?怎么就空手来了?”

“合同在这儿。”

傅慎承从公文包里拿出了合同,递给了鹿蓁,对着鹿蓁就这般笑了起来,“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反悔。”

“呵,别把话说的这么肉麻,这东西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你少往你自己脸上贴近。”

鹿蓁嘴角挂着嘲讽,只觉得傅慎承非常搞笑。

她拿起合同,仔细的看了起来,虽然花了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但这时间花的是非常值得,她把这合同每一个字都看了一遍,的确是没有任何问题,只要签了这份合同,父母留下的基业就属于她的。

不过她还是多了个心眼,“你是不是把属于公司的财产全都转移了,所以你才打算把公司还给我?”

“小叶子,我这是物归原主,你能不能别把我想的那么坏?我只是想让你过得开心一点而已。”

傅慎承有些无奈,看来她在鹿蓁心里,是真的一点好形象都没有了,主动将公司交给她,竟然还让她误以为自己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还真是令人有些无奈。

“这种话你就别拿出来糊弄我了,把公司的财务报表拿给我看,不然我怎么知道你这是不是故意给我挖的坑?”

鹿蓁这些年在外面吃的亏可多了,此刻她才不想被傅慎承摆上一道,自然是要谨慎再谨慎,“反正这公司你都要还给我了,我看一下财务报表,想必应该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儿吧?”

“可以。”

傅慎承点头,拿出随身携带的ipad,在上面简单的操作了一番,随后就将公司的财务报表提了出来,递给鹿蓁看,“小叶子,我对你一直都是真心实意的,你怀疑我,实在是让我心里太难受了。”

“你的真心实意可是要命的,我可要不起。”

鹿蓁嘴角挂着嘲讽,仔细的看了一下屏幕里面的数据,从傅慎承接管公司一来,公司一直都是持续高升的趋势,时至今日公司已经在傅慎承的手里翻了两倍。

虽然傅慎承抢了父母的基业是很可耻,但他没有糟蹋父母的基业,这对鹿蓁来说,这简直就是黑暗中仅剩的一丝光芒。

可这个男人,终究是害了父母的罪魁祸首!

当初若不是傅慎承,父母根本就不会上那辆飞机,更不会发生飞机坠毁的事件,这一切,全都是因为傅慎承!是她害死了爸妈!即便他把父母留下的基业还给了她,她也永远都不会原谅这个罪魁祸首!

鹿蓁快速的在上面签了字,随即冷漠的对着傅慎承说道,“公司本来就是属于我鹿家的,不存在你赠予一说,傅慎承,时至今日,我父母的死,我仍旧历历在目,我没立场原谅你,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