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念竹扯唇,事实辩不过她,就开始戳她的痛处是吧?

“谢过朱老的好意,但不必了,我比较喜欢在自己熟悉的领域,跟熟悉的人共事才更加舒服。”

就他会内涵人?她也会。

眼看朱老的脸有一瞬的僵硬,席念竹红唇勾起满意的弧度。

朱老不死心,又问她:“但我也听闻你最近面试四处碰壁,何不如脱离舒适区,来尝试下公关呢?你的口才完全能够胜任。”

女公关的职业,她不稀罕。

再说,他从哪儿听说她找工作碰壁了?有什么工作需要她这位华诸幕后女总裁亲自去面试?

席念竹正要开口,身后忽然响起一道清润磁性的男声:“朱老从哪儿听来的消息?不太可靠的样子。”

秦擎话里含笑,阔步走来时,步伐自信而从容,那笑容带着几分妖孽,有些耀眼。

周围响起不少惊呼,很多人举起手机拍照。

席念竹皱眉,他现在来拱什么火?

“我公司虽说刚成立,目前也在积极跟各个剧方接洽,谈下了后半年好几部影视制作,念竹是我公司唯一一位金牌制作人,拥有绝对的话事权,她这张金口是帮我公司制造盈利的,不是拿去陪酒,说些无用话术招揽小生意的。“

秦擎笑着搂住席念竹的肩膀,男友力十足。

莉亚双腿发软,两眼冒爱心地看着他,那迷妹的眼神,简直要溺进他的盛世美颜中去。

“妈的,太帅了!”

她掐了一把席念竹的胳膊,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被你捡着了?”

人与人的悲欢,不尽相通。

她还在买秦擎的各种海报跟周边,看他的剧疯狂舔屏时,席念竹早已经把他给睡了!妈的,越想越气,她为什么要跟席念竹交朋友?

席念竹扯唇,也沉下嗓音道:“姐,低调点,这么多人在呢。”

她也想低调,但她克制不住。

从她知道席念竹回国后跟秦擎旧情复燃后,她就把家里秦擎的相关周边都收起来了,把姐妹男朋友的照片挂得满屋都是,确实觉得哪里怪怪的。

几次席念竹想把她介绍给秦擎,都被她拒绝了。

她怕拿捏不好爱豆跟闺蜜男友的尺度。

席念竹又掐了把秦擎,面带微笑,却咬着后槽牙问他:“我什么时候答应你入职你影视公司了?”

“老板娘,跟入职没区别。”

他颔首浅笑,满目温柔:“你可以闲着不干事,我给你开工资,我养你。”

席念竹又是唇角一个抽搐,有钱烧的。

四周惊呼连连:“瞧瞧秦擎看席念竹的眼神,温柔得跟溺进一窝子春江水里似的,这不是爱情,是!什!么!”

“磕到了,磕到了,我再也不黑席念竹了,两人实在是太配了。”

听到观众们的话,朱迪气得面色涨红,明明此刻站在秦擎身边的人,应该是她。

席念竹到底对秦擎灌了什么迷魂汤,什么本事都没有,就知道勾搭男人的搔货一个,能让秦擎对她这么不离不弃?

朱老大方地勾唇:“你开公司的事情我也略有耳闻,年轻人,很有潜力。”

“有空可以过来坐坐。”

秦擎淡淡启唇:“如果没什么别的事的话,朱老,我们待会儿还有饭局,先走了?”

朱老点头,朱迪很不甘心,却又不得不就这么目送他们三人离开。

她夹着尾巴,跟朱老一起上车,广告改天再拍。

“爷爷,那个莉亚跟席念竹是闺蜜,帮着她欺负我,你看我弄成什么样子了?”朱迪气不过,拳头砸到车座上,却不解恨。

“朱迪,你是大家闺秀,在外面弄得像个泼妇算什么?”

朱老难得脸色郑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