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救命之恩、赠药之情,来日必报,只是如今夜已深了,不如早回。”姜卿羽语调淡淡,可两人却分明听出了其中的不虞。

见她护着自己,景庭眼底染上了几分笑意,而林初墨则是直接黑了脸。

他下意识地朝着姜卿羽那里看了过去,目光一转,林初墨便注意到了案上的那柄团扇。

他的神色陡然一怔,下意识地多看了几眼。

这柄团扇,他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阁下不如早回。”景庭眼底笑意绽开,看上去竟有几分幼稚。

林初墨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这才从团扇上收回了视线,深深地看了眼纱幔后若隐若现的人影,眼角突然多了一抹笑意。

道不同不相为谋,阿羽的身世若真有不同,那她自然有她需要承担起的责任。

“阿羽,后会有期。”林初墨目光微动,足尖轻点便陡然消失在了黑夜里。

他一句话语调含笑,道尽缱绻,绕梁有声。

景庭抬手一挥,这声音才彻底消散。

只是姜卿羽的心头不禁一颤,隐隐有一阵不安浮现,下意识地抬手按了按胸口,见他掀开纱幔进来,这才稍稍定了定心。

“先换药。”景庭早将伤药都备好了放在一旁,他指尖微动,看着方才林初墨送来的小瓷瓶,目光闪烁了一下,凑近闻了闻,一阵熟悉的清香扑鼻而来。

他的神色陡然一怔,打开了瓷瓶,玉白如雪的膏体细腻如许,抬手一抹便径直在皮肤上化开,手上的香味浓淡正好,闻之让人心旷神怡。

正是玉清膏。

“这药怎么了?”见他神色不对,姜卿羽下意识地开口问了一句。

景庭心思微动,开口向她解释,“玉清膏是皇宫特有的,因着药材珍稀,一年也不过能得十几罐,除了太后那里每年能得两罐之外,其余的全凭父皇心情赏赐。”

正是如此,宫中嫔妃尚且争抢不及,怎么会流落到宫外去?

抑或是,青玉阁的势力已经渗透到宫里了?

景庭的话点到为止,可姜卿羽却分明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

“先前我在冷宫的时候,也遇到了他。”姜卿羽的神色有些复杂,叹了一口气才继续说了下去,“他和云妃似乎有些纠葛。”

顾云?

当年顾家也算是鼎盛一时的家族,连着几年包圆文武试的魁首,顾清更是当年翘楚,原本前途不可限量,可不知怎么,他竟起了谋逆之心,东窗事发后,偌大的顾家一夜覆灭。

小苏姑姑也因此改嫁……

一想到这里,景庭神色微动,伸手去拆裹布的手陡然一怔。

他想起来小苏姑姑的那个匣子里头,当日觉得眼熟的那个是谁的字迹了。

当年的案宗,他翻过,所以也见过顾清的字。

大气遒劲,锋芒毕露。

“你放心,后来父皇便派人过去了,想来该是有了防备。”见他迟迟不应,姜卿羽这才转过了脑袋,看了他一眼。

景庭站在床边,看起来是想要拆裹布,可一双眼底幽深,手停在半空足足几息,却还是不动,姜卿羽不由得开口,“怎么了?不知该如何下手了?”

“嗯,忍着点。”景庭飞快地回神,从案上将团扇拿了过来,一边小心地将她身上的裹布一层层拆开。

刚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等裹布越拆越多,姜卿羽才陡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她里面,没穿衣服啊!

她的神色陡然有些不自然,突然抬手握住了景庭,“那个夫君,要不找个丫鬟过来?”

“找丫鬟做什么?”见她脸色微红,景庭心里了然,眼底笑意陡然绽开,手上的动作依旧不停。

“……”这话她没法接!

眼看着只剩下最后一层,姜卿羽的脸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