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花房折射着太阳璀璨的光,一道道彩色光束映出空中的尘埃,隐约的花香飘荡,实在是个赏景闲谈的好地方。

叶雨时走神想自己以后也要买一个带玻璃花房的院子,嗯,等她赚够三百亿以后再说。

“雨时,你是在帮卢佳贤打抱不平吗?她从小那样苛待你,偏心叶雪薇,如今又知道你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你以为她还会把你放在心上?”

“我和讲人情,你跟我讲道理,我和你讲道理,你和我说人情。”叶雨时回过神,有点烦了,“她对我不好,和我觉得你们做事恶心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因为罪犯杀了人,所以你侵占人家房子花人家钱,最后再骂上几句杀人犯罪大恶极,你的行为就变的理所当然了?”

“……”叶乾霜盯着叶雨时看了许久,最后还是自己败下阵来,“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做。”叶雨时拍拍她的肩膀,“你们现在这就叫做贼心虚。”

回到婚礼现场,什么都不知道的卢佳贤还在笑着和宾客聊天,余光看到叶雨时,笑容一僵,没一会儿就走了过来,低声呵斥,“你来这里做什么?是嫌害我们还不够惨吗?”

“邀请函谁给我发的你找谁去啊,我看叶雪薇明明挺欢迎我的。”

“今天是雪薇大喜的日子,我警告你叶雨时,你要是敢闹事,我就是豁出性命也不会放过你的!”

叶雨时耸耸肩,戏台子都搭好了,一会儿的大戏唱起来她可管不了,她只是来看戏的而已。

卢佳贤被叫走没多久,顾月萱走了过来,“叶雨时,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又是这句话,烦了,毁灭吧。

“你都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这是我哥的婚礼!”

“这是我姐的婚礼啊。”

“你……你只是个私生女!”

“私生女也是姐妹啊。”

“你真不要脸!”

“我有脸了,为什么还要再要一张,像你一样二皮脸吗?”

“你说谁二皮脸!”

“谁激动就说谁咯。”

“哼,我不和你耍嘴皮子,我警告你今天是我哥和雪薇姐的好日子,你敢捣乱,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你听到没有。”

又来了又来了,这些人怎么总是盯着她呢,她只是个无助可怜又弱小的孕妇啊。

顾月萱走了,叶雨时身边也没断过人,只不过都是冲着傅雲臻来的,恭维讨好小心试探,叶雨时不耐烦应付她们,找了个借口躲出去,一直到典礼时间才重新回来。

“新郎新娘,你们会在以后的时间相互扶持,相互爱护……”

顾岳潼和叶雪薇互相戴了戒指,又在众人面前亲吻,大家鼓起掌来。紧接着顾岳潼的父亲顾钧和叶乾德就上了台。

“我叶乾德和妻子卢佳贤只得两个女儿,大女儿叶雪薇如今嫁入顾家,维系顾叶两家的友好关系,待我百年后,叶家的家产也都会是我大女儿的。如此,以后顾叶两家就是一家人了。”

“哈哈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值此大喜的日子,顾氏集团也将和叶氏集团协同合作,进行更深入的合作。”

侍应生端着托盘上台,上面是三份打印好的文件,旁人不知详细内容,但观两人表情也知合作不小。

这恐怕才是叶雪薇能嫁进顾家的原因吧。

叶家全部的家产……啧,画大饼的本事不小啊。

就在此时,典礼厅大门被猛地推开,一个穿着深蓝色拖尾礼服的女孩子踩着高跟着走了进来,女孩形容郑重,手中拿着一个文件袋。

叶雨时挑眉,来了。

众人的视线落到了女孩身上,顾月萱直接跳了起来,“苏澜,你来这里干什么?”

苏澜的视线落到卢佳贤身上,眼圈一红,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