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那一日的谈话,慕容天也默许了南宫竹的行径。

只要他不对自己府中的人下手,他还能够在表面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实际上在晚上睡梦前在那边偷偷窃喜。

但是宵禁的这一个做法来的实在是突然,而且从南宫竹最近的暴躁程度来看,宵禁的确已经对他的行动造成了困扰。

这一日,慕容天想了想,还是将南宫竹叫到了自己的书房中。

“怎么,不装缩头乌龟了?找我什么事,说吧。”

从一开始南宫竹就是这样的态度,但是对于慕容天来说,南宫竹可是苗疆的王,手上还掌握着这一次翻盘所需要的东西。

再说了,等自己真正坐上皇位的时候,大可直接甩开这个南宫竹。

不过小小的苗疆,倒是灭了便是。

因为这一个垫底的想法在那里,所以慕容天尚且能够容忍南宫竹的恶劣态度。

但是尽管已经习惯了,慕容天还是发现了南宫竹现在更加恶劣的心情。

原本的南宫竹就算是再不快,但是也不会直接挂在明面上,毕竟两人还是之前说好的合作关系。

但是最近宵禁的事情很明显也已经影响到了南宫竹,他脸色是一次比一次的难看和严峻。

说句大实话,就现在南宫竹的脸色,若是让他现在出门的话,随便抓一个小孩子到南宫竹的面前,慕容天都根本不用怀疑,那一个可怜的孩子一定会痛哭。

“你最近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助?”慕容天咳嗽了一下,总算是把那句话给说了出来。

并不是他一定想要帮忙,只不过现在的这件事很明显已经牵连到了自己的身上。

所以当涉及到自己的利益的时候,慕容天并不能做到和之前一样的无动于衷。

甚至说,若不是拉不下面子,他甚至都想开口直接和南宫竹说明白。

南宫竹原本还在那边纳闷着,慕容天平常那可是没什么事情绝对不找自己的性子,怎么今天还关心自己?

他从慕容天开口说的话里面已经猜出来了慕容天的心思。

这家伙,就是在关心蛊毒的事情。

这倒也好,这件事毕竟是为了两人一起做的,也不能只让他一个人操心才是。

南宫竹垂了垂眼眸,做出一副单纯无辜有些无奈的模样,叫慕容天看了在心底咂咂称奇。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最近的宵禁有点烦,这让我已经没有办法一次性给那么多人下毒。”

南宫竹顿了顿,眼中闪过不耐烦的暗光:“我有时候都在想,是不是龙若元和皇甫战那两个家伙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或者我正在做的事情,否则怎么会我前脚还在那边下毒,结果后脚龙若元那边的宵禁就直接给砸了下来。”

南宫竹一直对自己的谋策和身形的隐藏抱有很大的自信,但是这些事情实在是太过巧合了,让他都不得不觉得奇怪。

但是他明明都没有暴露身份,甚至说,那些百姓身体里面的蛊毒他也还没启动。

那龙若元那个家伙又怎么会发现自己呢?

这一直都是他觉得困惑的一点。

反正慕容天方才不是开口说要一起承担这件事,那就让他和自己一起烦恼。

不得不说,南宫竹的这一个猜想也确实让慕容天震惊到。

虽然他最近不在朝堂之上,但是对于最近热热闹闹讨论的宵禁一事,他也有所耳闻。

据说这件事还是龙若元自己一个人直接就给定了下来,没有和朝廷里面任何一个大臣说过。

力排众议,直接下的指令,众人纵然再困惑也只能应下。

这件事也确实让慕容天怀疑,至于后面那传闻的杀人凶手的事情他是不信的。

但……若说龙若元真的发现了南宫竹的存在,应当要第一时间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