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哪的话。”昱央忙道:“萧靖恒,我说了,这路是我自己选的,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后悔,倒是你,现在这时候哭还有什么用?重振旗鼓,继续做你想做的事情啊。”

“是为了娶你。”

萧靖恒再次开口,说出这么一句话,清清楚楚落在昱央耳朵里。

“我是和郑青达成交易,当时我只是想给你一个身份,我向郑家求亲,然后风风光光的娶你进府。”

“昱央,我把原本那些侍妾都放了,我从来没碰过她们任何一个人,我只是想听小姑的话,娶几个侍妾来让小姑安心。”

“我之前是很喜欢那位周姑娘,是因为她体己懂事,但是那样的喜欢和对你是不一样的。”

“行了。”

昱央打断萧靖恒,低下头去不再说话,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你告诉我这些,你有这个心思,日后再变不变心另说,我心里满足了,我死了也不后悔。”

“别以为我怕死,从小我父亲就告诉我,江湖上作恶多端,杀人如麻没事,但是要敢作敢当,最看不起的就是贪生怕死的人。”

“萧靖恒,你就当是死了一个下属,我从来不后悔在京城的做的任何一件事。”

“不。”

萧靖恒摇了摇头,目光坚定。

“昱央,就算是我死了,我都不会让你死的,你要平平安安的回药谷去,无忧无虑的,想做什么都行。”

萧靖恒捧着昱央沾满眼泪的小脸,露出个笑。

“京城的所有事我都能放下,你只要答应我日,日后平平安安的,嫁人,生子,你不能不明不白的牵扯到朝堂争斗死在京城。”

昱央当然知道,她犯下这样的罪名,被大理寺单独看管,斩首的命令也已经下来,必死无疑。

皇上下的旨,郑青都已经把萧靖恒给供出去了,也就是皇上看在萧靖恒是自己儿子的份上才对他有了一次特赦。

否则萧靖恒现在连自保都困难。

就是这样的处境,萧靖恒说想要救她,想要让她活命,这必然是付出了难以预想的代价。

甚至最后,很有可能他们两个人一个都活不了。

昱央看着萧靖恒,总感觉这一天就近在咫尺。

“你以为你付出巨大的代价让我苟活,我就能心安理得的回药谷?”

昱央紧咬着唇忍住眼泪,使劲摇了摇头。

“我只会怀着愧疚死,一辈子都安生不了,甚至很快都跟你去了,我怎么可能像你说的那样,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去嫁人?”

“萧靖恒,你有点良心吧。”

萧靖恒面如死灰,道:“难道让我看着你死,你觉得我就会心安理得的继续过下去吗?”

“我已经和一个人商量好了,他会救你,而我只需要帮他搬一件事。”

“若不是我,你也不会被砍掉十个指头,更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萧靖恒听见外面动静,擦干眼角的泪水,最后深深看了一眼昱央。

“我先走了。”

萧靖恒的背影像是赴死一般。

昱央心中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怎么会有人答应萧靖恒能就她。

萧靖恒现在能求助的人,除了皇帝,就还剩……

萧寄盛的面容在昱央脑海里浮现,她有些无力的瘫软在地下。

“糊涂啊糊涂。”

昱央清楚无论萧寄盛现在和华晏倾怎样,但都是她当时差点要了萧寄盛的性命。

哪怕是让萧寄盛知道她的踪迹,无论是什么身份,萧寄盛都会赶尽杀绝。

现在这情况,怎么可能把答应萧靖恒去救他的性命,它有什么事情是萧靖恒非要去做不可的?

昱央躺在茅草地上,慢慢合上了眼睛。

她的确是活到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