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玉娇之前也来过这个屋子,现在一看,还真是差别很大,等到何玉如回来,忍不住的问道,“书竹哥都没有给你添床被子?”

何玉如低头满脸的委屈:“三嫂给我添了床被子,可是我娘说我是赔钱货,没资格用那么好的被子,想用好东西就滚回周家去,被子就让我娘给收走了。”

还真是翻脸无情,自己的亲闺女啊,以前的顾婆子也是疼爱着闺女,如今看着闺女就厌烦了,何玉娇还是觉得王婆子才是真的疼爱闺女的人,不管她当年怎么没用,也不见王婆子厌恶。

叶夏荷知道何玉娇来了,特意前来看一眼,脸上带着担忧,“好妹妹,可是等到你有空过来了,玉如这些日子吃不好睡不好,我担心她身子亏虚的厉害,你给玉如把脉开药方子,药钱贵些没什么,只要把她身子给调好就成。”

多好的嫂子啊,何玉娇都有些羡慕何玉如命好,她就没有遇上那么好的嫂子。

可是何玉如却是有些紧张的站着,也不出声,更没有去看叶夏荷,连声谢谢都没有。

把过脉之后,何玉娇皱眉道:“玉如堂姐,身子亏虚就是补也补不回来了,还有你之前流产没有急时的调理好身子,以后怕是不能怀孕,就是你现在好生的把身子给养着,不到四十岁,也会全身的酸痛无比。”

何玉如眼泪直掉,哽咽道:“之前城里的大夫也这般说,如果连你都没有办法医治好我的身子,那我真是一辈子也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其实我现在就全身酸痛无比,夜里都只能强忍着酸痛入睡。”

这点何玉娇也没有办法,她的医术再好,在何玉如的身子亏虚到这个程试,伤到了根本,就是神仙来也束手无策。

开了药方子,叮嘱几句,何玉娇去给何老汉把脉。

何老汉的身边,何书竹在精心的伺候着,边念书边伺候亲爹,可见有多么的孝顺。

本来屋子里还有些异味,这会儿闻着还带香味,炕上的被子都给换成了新的,一看就质量不错的被子,屋子里还摆放着张画,一些家具也换成了新的。

看来是真的很用在伺候何老汉,何玉娇也就放心的笑了:“书竹堂哥,大伯最些日子可有好一些?”

“玉娇堂妹,爹好多了,手指有时还能动一动,翻身的时候也会跟着使劲儿,胃口也好了些。”何书竹手里拿着湿毛巾,正在给何老汉擦手。

城里长大的何书竹,可比顾婆子细心干净多了,伺候何老汉也细致。

何玉娇坐下来把脉,确实是好很多:“要是大伯愿意试着下炕行走,不出一年,应该就能扶着墙出院子里坐一坐。”

“下炕行走?玉娇堂妹,我爹这样子,边动都不能动,怎么下炕行走?”何书竹很是不解。

何玉娇很耐心的跟何书竹讲解,什么是康复训练,得要有很强的决心和耐心才能做到,起先是很痛苦,慢慢的等到腿脚有力了,也就能扶着墙走。

何书竹很认真的在听,仔细的记下来,拉着何老汉的手激动道,“爹,我一定会让您重新站起来。”

就连何老汉都激动的流下眼泪,原来他还能站起来啊,还以为就这样躺着等死了。

离开老何家的时候,何玉如追了出来,小声的道,“玉娇,我求你件事,今儿夜里,我能不能去你宅子里住一宿,夜里我都睡不好,奶奶在隔壁吵的人没法入睡,我只想好生的睡一宿就成。”

何玉娇笑了笑:“那你就过来睡一宿吧,我会让盼弟给你开门。”

说完,何玉娇就去了萧家,没有看见何玉如收起了可怜的嘴脸,露出计谋的阴笑。

萧家可就安静多了,张柳儿也不在院子里的躺椅上了,躲在了屋子里,没事儿绝不出屋,她的腿伤着呢,又害怕司徒倩再对她下狠手。

身边是张草儿在照顾她,其实说是照顾,也不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