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希郁闷得上前,用力踢打月护法:“你疯了吗?你自己得不到爱情,就害我?”

“不是害你,是害异人族。异人族太特殊了,它早就不该存在于世。而你们两,是黎选中的人。所以,我不能让你们结婚生子!”月护法一脸报复的快感。

寒希踢打得更厉害了!

“你剥夺了我当母亲的权利!我踢死你!”

她多想为秦渊生孩子,多想当母亲啊!她才十八岁,才刚刚和秦渊确定了关系,就被剥夺了亲密接触的权利!

黎护法看着月护法被踢打,往前一步。

秦渊的目光立刻扫过去。

他马上克制住自己,说:“你也不用打她了,她快死了。”

“真的?”寒希停下来。

不得不承认,失去异能后,她随便动一动就累得出汗。就像古代的江湖人被废掉武功后,陷入虚脱状态。

“是我,我要死了。吃不到秦渊,又损失了极光紫钻,我要死了。”月护法蜷在地上,像个可怜的白发老太太。

“小姑娘,以后你会明白,我这样做是为你好……”

“好个屁!”

寒希爆粗,“我都不能和我心爱的男人滚床单了!”

秦渊脸一红。

月护法反而笑起来:“哈哈哈,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黎,看来你找错人了……”

“你的大限到了,闭眼吧!我会带你的遗骨回幻境,给你最后的体面。”黎护法皱着眉说。

“不,我拒绝。”月护法抬手,按在自己的额心上,“我喜欢外面的,我愿长留此地。”

一道淡淡的白光,从她的额心溢出,渐渐把她的身体笼罩。

而她的身体,也在白光中慢慢消失。最后,什么也不剩……

“她死了?”

寒希和秦渊纷纷看向黎护法。

黎护法点点头:“是的,她死了。异人族没有轮回转生,她永远的消失了。”

“那就好。”秦渊松了口气,“今天把我搞得很紧张。黎护法,还差两件圣器,你要留下来和我们一直寻找吗?”

“不。我不能在幻境外长留。”黎护法摇摇头,揣好极光紫钻,“剩下两件圣器,希望你们早日得手。”

“有没有线索?”寒希问。

黎护法想了想,说:“十方剑,你们可以从古董商下手。离火神草则长在冰川雪原。”

话一说完,黎护法就原地消失。

寒希松了口气:“不管怎样,也算是有线索了。接下来,我们先找十方剑吧!”

“好。”

秦渊习惯性的伸手,去扶寒希。

强烈的刺痛感,有如针戳刀割,瞬间就让秦渊和寒希跳起来,远离对方。

又像是两种不相融的电流,在碰就击打到对方。

“完了。”

寒希耷拉着脑袋,“秦渊,我们做不了夫妻了。”

秦渊:………

说不想行夫妻之事,那是骗人的。他还曾想,等两人的关系再深入一些,就去见见顾家的家长,把婚事定下来。

现在好了,无论怎样都行不了夫妻之事了。

他还没尝过那味道呢……

“秦渊,你绝望吗?”寒希仰起小脸,看着秦渊。

秦渊叹口气,扯出笑容安慰道:“生死咒都能解,何况一根法杖?等我继随了王位,异人族的一切我都能应付。”

“好吧!希望是这样。”寒希郁闷的跟着秦渊,走出月护法的别墅。

外面天光晴郎,海风习习。

刚才在别墅里发生的一切,就像一场梦。

寒希迎着太阳和海风,用力深呼吸:“我的心中有个太阳,万丈阳光能扫除一切阴霾!”

秦渊好笑的看着她,学她的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