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皇后哼了一声,最后看了眼夜小墨,就转身离开。

她真怕留下来,会被这小野种给活活气死。

当云皇后离开之后,华月脸上的委屈全都消失。

一双眸中盛满了阴暗,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夜小墨。

“给我跪下!”

夜小墨已经从凉亭内站了起来,小小的身子立于这轻风下,带着如竹般的清高。

华月冷笑着看夜小墨逼近:“这是皇后的命令,让我好好的教育你!你立刻给我跪下!”

夜小墨的双眸清澈干净。

明明那张小脸还稚嫩,但不知怎的,在他的小脸之上,华月看到了一抹寒意。

“如果我不呢?”

华月逼向了夜小墨。

“你以为这皇室是如何好入不成?你娘亲要嫁给你爹,必须由我同意!没有我的命令,她不可能嫁进去!”

“毕竟,在这凤燕国,是由我说了算!”

她的表情,都带着骄傲。

在华月的心里,已经认定了夜小墨就是容华的私生子,否则的话,容华为何会对他如此之好?

然而——

当华月这话落下,夜小墨的小脸都冷沉了下来,紧紧的抿着唇,浑身都因为气恼而在颤抖。

她刚才说,娘亲若要嫁给父王,需要她的同意?

难不成——

父王在这凤燕国的地位如此之低?连娶妻都需要一个太子妃的同意?

望着夜小墨难看的脸色,华月眼底的讥笑更甚:“当然,你若是求我,也许我会留下你。”

夜小墨冷笑一声:“娘亲说过,人最忌讳的便是死皮赖脸,你们都不欢迎我的留下,那我留着干什么?自取其辱不成?”

别看夜小墨年纪小,却很有自尊心。

就算他再想帮助那群孩子,他也不想再靠着容华太子!

何况,这凤燕国,也不是没有他的去除!

所以,丢下这话之后,夜小墨就向着前院走去。

华月当场傻眼了。

这私生子是为了荣华富贵才回来了太子府,现在为何说走就走?

他不应该是跪地求饶吗?

华月的脑子嗡嗡作响,脸色也有些苍白。

之所以她借助皇后的手,是想要让夜小墨认清楚自己的地位,让他明白在这太子府,是谁说了算。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小子脾气会倔强到如此程度,说走就走。

丝毫不给她颜面。

她正欲多言的时候,看到容华正巧从院外走了进来。

那一刻,华月的容颜越发苍白,死死的扣住了掌心,眼里尽是惊慌。

果不其然,在看到夜小墨之后,容华满脸笑意的迎了上去。

谁想到夜小墨看都不看他一眼,从他的侧身而过。

让他的神情都为之一僵,目光中闪过一抹茫然。

“小墨儿,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夜小墨哼了一声:“回家找娘亲!”

这一句话,让容华的俊脸都白了,慌张的追了上去。

“祖宗,我的小祖宗,你别吓唬我,你知道我胆小!”他连声音都带着哭腔,“好端端的,你为何要走?若是让楚辞知道了,还以为我委屈了你,她会杀了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