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们初到衍州,秦铭为了安抚他们,特地设宴招待。

除了初期难民们不敢做声,惊疑不定外,有衍州本地百姓加入后,他们的忐忑不安和害怕很快就缓解了。

“我说,你们完全不用害怕,咱们静南镇和其他地方不同,镇抚大人是真心为百姓着想的,只要你不做违法的事,就是镇抚大人的好子民。”

“对对对,咱们衍州日后还要办学院呢,听说只要有意,就能免束脩报名进去,豳州那边已经有了。”

“咱们大人最近还忙着分田地呢,要不是之前耽误了,你们这次过来说不定还没地呢,运气真好。”

“……”

一句又一句,把难民们忐忑不安的心给抚平,美味的佳肴更是让他们大快朵颐,很快就放下了心头的恐惧。

主位上,秦铭瞧着底下的变化,脸上露出满意。

做的说的再多,也比不过百姓和百姓之间的交谈,在信任没建立起来前,官府的存在感越低越好。

这批转移来的难民共有三千多人,男女老少都有,多是以家为主,加起来也不过才五百多户。

登记了信息后,秦铭和王壮商量了一通,最终决定,将衍州能种的田地再次进行归纳,按照目前的户头来进行分配。

也是此事,给秦铭一个提醒,各州的田地不能全部分配完,必须留一部分,免得日后有人加入静南镇,反而弄得无地可分。

秦铭说此话时,王壮和童正昊都非常惊讶,同时又有股说不出的热气涌上心头。

静南镇是八个节度使地盘中最差的,一个是位置问题,另一个就是人口不多。

上面的人对下面的人不停压榨剥削,若不是秦铭雷厉风行的断了所有地主老财的后路,静南镇的路还有的走。

童正昊说:“大人,可以开辟荒地,莫看周围地少,但荒着的地方更多,只要处理的当,地的问题很容易解决。”

开荒?

秦铭眼睛微亮,随之心生无奈,也是他着相了,一直想着从地主老财身上刮地给百姓,却忘了百姓们开地会更快。

当然,开出的荒地想要长好庄稼得要很长一段时间,可是,四舍五入的情况下,荒地就是平白出来的啊。

敲了敲桌面,秦铭说:“传本镇抚话,凡是静南镇百姓开除的荒地,经过核实,第一年一亩地可换百斤种子,第二年每亩地可换三百斤种子,第三年五百斤,三年内免除所有税收,第四年归个人所有,除非买卖,连官家都不能拿。”

最后一句话出来,王壮和童正昊眉头同时皱起。

王壮说:“大人,官家都不能拿的地,给百姓于理不合吧?”

纵观整个大唐,还从来没有过类似的事。

秦铭淡然地说:“有什么于理不合的?此事就按着本镇抚的意思办。”

童正昊小心翼翼地问:“那三年后税收呢?还收吗?”

秦铭微怔,三年后的税收?

他的意思当然是不收,但话到嘴边,又突然卡住了。

已经给了官家都不能拿地的承诺,若是不收税收,好像也说不上去。

沉思片刻,秦铭说:“每亩地一成收获便可。”

王壮惊呼:“不按照人口算?”

瞥他一眼,秦铭冷哼:“我静南镇和其他几镇不同,百姓安居乐业才是正道,不按人口,传出话去,从今年开始,全部按照一成收获来。”

王壮和童正昊全都苦了脸,这么一来,都督府的粮库今年可就填不满了啊。

然而不管王壮和童正昊怎么想,秦铭打定主意就不改,直接让他们把消息传出去。

衍州的百姓最先得知,高兴过后,又觉得茫然。

“每亩地只收一成,不按人口的话,镇抚大人和都督府还能有粮食存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