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清河跟西周的战事急迫,北云煦是和孟羽兮走汀兰阁的通道回北冥,所以要比使臣他们先一步回京城,除了陛下知道他们今日回京城,其余人都不知道。

北云煦也是不想惊动满朝文武,不然又是跪拜请安,实在又麻烦又耽误事情。

且这一趟离京城再回来,朝政的事情都堆满了,以他对皇上的了解。

不是着急的政务,皇上都扔给内阁,可刚好内阁学士不在,只能又推给玉相,这推来推去的,大家都累得苦不堪言。

自太子殿下离开京城,他们就没有睡个好觉,朝廷的事情,实在离不开太子殿下。

安王也是,以往没有接触朝政,都不知道原来父皇真的很懒,只要朝政不急,父皇就不管,全都扔给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不在,就是他跟内阁了,天还没有亮,他就要看奏章,这几个月真是要累死他了。

听到公公欣喜地说太子殿下回来,他真是要喜极而泣了,抹着眼泪想要赶紧离开御书房,再批改奏折下去,他的手要断了。

而且每天还要哄着父皇盖章,批改奏折,真是比他自己批改奏折还要痛苦。

也不知道先前太子殿下都是怎么过来的,这活儿也唯有太子殿下才能胜任。

接受了朝政后,安王越发不明白,怎么几位皇兄就那么想要争权,好好当吃喝玩乐的皇子不好吗?

不过,安闲的亲王他也是当不得了,朝政的事情一个内阁和玉相可忙不过来,他也不能撒手不管,总得帮太子殿下分忧。

"福州又起了水患,已经淹没了两个村子了,虽然每年这个时候,福州都会接连下暴雨,官府也做好了准备,但今年的暴雨比以往猛烈。"

"去年刚修建的堤防,但还是让暴雨给淹没了,永定海的河流冲上分界,一下子淹没了下游的村子。也好在官府做好了防御的准备,在暴雨下起了的时候,就将百姓都迁徙到了中游,村子虽然毁了,百姓倒是没有伤亡。"

等太子殿下去拜见了陛下回御书房,安王将最近朝廷发生的紧急事跟太子殿下禀告。

福州水患多,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因着福州的边界就临近永定海,河流汹涌,一旦遇到暴雨,这水患就来了。

偏偏每年这个时候,福州多雨,且都是暴雨,一下就是十几天不中断。

"工部怎么说?"

"岳父说他得亲自走一趟福州,看看情况再想着怎么修建堤防,暴雨阻止不来,但不能真让永定海的水全部涌进来,不然中游的村庄也要很快被淹没了。"

工部侍郎就是宁安侯府的三爷,也是孟楠星的父亲。

北云煦翻看了工部的折子,挑了挑眉,瞧着他们已经有了章法,点点头。

"堤防还是要修的,福州官府治水也有了经验,百姓的安危倒是可要暂时不用担心,但这治水还是尽快解决。"

"银两直接让户部去拨。"

"这件事情,安王你亲自盯着。"

户部尚书便是宁安侯,刚好工部侍郎就是他弟弟,工部和户部相配合,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是,臣弟知晓。"

北云煦话落,看到了大理寺递上来的折子还未批改,皱了皱眉,"最近京城有命案发生?"

安王也是疲倦地揉了揉眉心,无奈喘了一口气,"都是新娘惨死,已经有了两案,也就是四天前发生的,少卿这几天还在查凶手。"

北云煦瞧着安王很累的样子,走过去轻轻拍了他的肩膀,温声笑着,"这段时间,辛苦六皇弟,孤放你几天假,好好休息休息。"

安王扬眉,有些期待地问,"那太子殿下放我几天假?"

"一天。"

"....."

"这叫假?"

北云煦含笑,瞧着安王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